這幾年,元陽風光被炒得火熱。海拔1,400米至2,000米的19萬畝元陽梯田,分布在2,000多平方公里的廣闊土地之上。每年11月到次年4月的冬季,梯田蓄水,不但層次分明,還能倒映出天空的顏色,把雲彩留在大地。日出日落時分是最好的攝影時刻,日出時紅霞滿天,雲霧翻滾,猶如身入仙境;日落時銀光閃閃,妙不可言。難怪無數熱愛攝影及旅行的人們都認為:世界上最偉大的梯田,就在元陽這片腹地之上。





日出多依樹乍醒猶睡--元陽梯田,位於雲南省南部的紅河州元陽縣境內。元陽有好幾處地方可以觀賞梯田,但因為太陽照射角度不同,有些地方適合黃昏拍照,有些地方適合清晨拍照。一般來說,老虎嘴梯田適合黃昏觀賞,而多依樹則是看日出的理想地點。層層漸進的梯田,一望無際,橫臥整個山頭。在黎明之前,大地猶是昏睡,眼前只有模糊的輪廓。未幾,天空漸漸出現魚肚白,腳下的梯田終於被喚醒了。再過不久,太陽悄悄從雲後升起,漫天柔光,梯田被髹上銀妝。正陶醉之際,雲浪從右面的山谷湧過來,來勢洶洶,白霧滾滾,似要流進深深的梯田幽谷。然而,眾人屏息靜氣期待的一刻,它卻驟然四散,在曙光下潰不成軍。但遊人還是意猶未盡,捕捉日光映照梯田上的不同風景。每一線光,都為梯田帶來驚喜,乍醒猶睡的梯田,在錯綜複雜的光影下編織大地姿采。



日落老虎嘴金光閃閃--老虎嘴是元陽梯田中山勢最險峻、氣勢最磅礡、布局最壯觀的景區。梯田面積達12,000畝,站在觀景台上俯瞰,整個地形呈兩山夾一谷的面貌,谷底一條小河靜靜流淌。在梯田中間,撒落了不少蘑菇房。這些蘑菇房當地人稱為田棚,每戶人的田間都有一座。農忙季節,男主人帶農具、炊具住進田棚,以便撒秧、看水,照顧田地;收割以後,把一次背不回家的穀物放在面,慢慢往家運送。村子下面則是層層疊疊的梯田,連綿幾個山頭,金光在梯田上掩映,令幽谷變得更美。一刻動人,一刻動心。這些梯田,都是30萬哈尼族人千百年來開墾構建的傑作。梯田都是互通的,猶如網絡,一直走總會抵達目的地。



穿過田野,便到達村莊。哈尼族人大多居住在海拔1,000至2,000米的半山腰上,房屋以「蘑菇房」為主。蘑菇房是傳統的民居,屬於土木結構,粗樑大柱,每一間房屋的屋頂,都是用稻草鋪蓋而成,據悉有冬暖夏涼的作用。入村時,沿途看見不少趕趁墟的女人。她們穿自己的民族服裝,背滿滿的竹筐,急步向元陽廣場方向走去。原來,她們都是在趕集。這兒每天都有墟市,但地點卻不同。例如:今天是「子」日,屬鼠,那麼「屬鼠」的元陽便是墟市的地方。少數民族都不記得西曆,就是記得干支,他們清楚那一天生肖是甚麼,知道應該做些甚麼。如此這般,每個寨都有自己的生肖。小孩子在田間漫步,或走過水鴨池,或走過小魚塘,或走過水稻田。一片梯田,可以耕種、蓄水、養魚、飼鴨。這才明白元陽是梯田的生命,梯田是元陽的靈魂。我在村內遊玩,深深體會,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3/1辛苦的一天。5:30起床,6:00出門,摸黑搭車到多伊樹景區,7點左右到,天還沒亮,黎明漸起,感覺霧氣稍重,本以為大概看不到日出,沒想到太陽竟如橘紅的圓月般遠掛山頭,隨著光線慢慢地增強,梯田也愈來愈清晰地出現在眼前,當太陽萬丈光芒綻放時,梯田中有些區塊竟像鑄金般金光閃閃,燦爛炫目;據說,二千五百年前,居住在青藏高原的哈尼族祖先,為了逃避戰禍,遷徙到海拔二千五百公尺的雲南省哀牢山區,他們發揮頑強的民族性格與大自然搏鬥,在山谷間開闢了三十多萬公頃的梯田,哈尼族墾殖梯田的想像力令人驚絕,其隨山勢地形變化,因地制宜,坡緩地大則開墾大田,坡陡地小則開墾小田,甚至溝邊石縫之中,無不奮力開田,往往一坡就有成千上萬畝。這一景觀構成了千奇百態變幻莫測,舉世矚目的梯田奇觀。也因此哈尼族的梯田被譽為是真正的大地藝術,大地雕塑,景色之壯觀,世界第一。看完日出,走出大門準備搭車,哈尼族的婦女背著嬰兒,手裡拿著一小袋,原來是在賣水煮雞蛋,一粒一元,小小女孩們個個面容稚嫩,笑容無邪,當團員們將早餐不太好吃而多出尚未食用的麵包送給當地婦女時,竟引起一片爭搶,可見山上物資之缺乏。接著再到壩達景區,梯田面積更廣更大,然時近中午,霧氣甚濃,無法一覽全貌,但如詩如畫;中餐不知為何,當地導遊竟在路旁找了一家小吃店,一進入店內,就被一股混濁的臭味再加上四處迎面而來的煙味薰的我難以入座,又看到廚房髒亂不堪,我已完全沒胃口,




很快的端來燻鴨肉及魚肉,教授們一看就知道不新鮮,趕緊退回並表明只要青菜就好,坐立難安,隨便扒幾口,這地方的衛生條件真的差極了,比起十五年前到黃山、長江三峽、四川等地還惡劣;餐後,前往哈尼族民俗村,下車後步行800公尺到村寨內,正好巧遇一年一度的長街宴,每家用竹編的容器將各家拿手小菜沿街擺放,用以祭祀祖先,祭祀完後,有如台灣的流水席,歡迎大家品嘗;走在村內,可看到年長的婆婆仍在編織,可參觀哈尼族的傳統建築蘑菇屋、水磨房等,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當地人仍撿拾牛糞曬乾後當肥料,但從屋外往內又偶而看到液晶電視,落差之大,未親眼目睹,難以想像。下午三點多到達老虎嘴,該處梯田可沿著步道慢慢下行接近觀賞,特色在某些區塊的梯田已種上水稻,色彩較為豐富立體,呈現幾何圖形,因為要等太陽下山觀賞日落,時間非常充裕,乃到入口處的店家坐了一個多小時,一邊哈拉,一邊吃烤臭豆腐及馬鈴薯,等待的時間真是漫長,好不容易堅持快到七點,仍看不到梯田在落日時光影的變化,有些掃興,一整天風吹日曬再加上山路路況惡劣,晚上回飯店做腳底按摩時,竟頭痛加劇、畏寒,慘了,應該是感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