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想像,林投姐的故事竟藏身於熱鬧的台南府城古都,也因為林投姐夠癡情,雖然後來化身厲鬼,但中間夾雜著親情及愛情,成了清朝四大奇案之一。 


神仙歌劇團-台南奇案林投姐


林投姐的傳說有兩種版本,一是早年居住在台南安平的一名女子,因為丈夫出海後卻發生船難,林投姐每天站在海邊等待丈夫歸來,最後竟哭死在林投樹下,不久後,當地居民經常在海邊的林投樹下看到披著長髮的女子出沒,據說,是林投姐仍然每天出沒在海邊,期待自己的夫婿回來。 
 
另外一個故事的地點則發生在台南赤崁樓西南方,也就是如今相當繁榮的民族商圈一帶,主要是敘述寡婦李昭娘的故事。李婦靠著亡夫遺產獨自撫養三名幼子,後來再嫁給亡夫的生前好友周亞思,沒想到,周亞思卻併吞其財產,拋下李昭娘後另娶新妻,導致李昭娘生活陷入困境,孩子相繼餓死,李昭娘走投無路,最後只好掐死幼子後,在林投樹上吊自殺。


自此之後,林投樹附近就經常有女鬼出沒,甚至有人看到女鬼還拿著冥紙買肉粽,林投姐的傳說從此流傳開來。儘管故事版本有很多種,信不信由你,不過,來到台南市的民族商圈,膽子大的遊客不妨深入巷弄,找尋後來為了祭拜林投姐所興建的廟宇,或許,更增添其真實性


以下資料 from web:


傳說是在台南發生的故事,因此筆者去年八月中旬參加臺原出版社主辦的「台 灣民俗田野文化營|台南營」後,獨自留在台南市尋找有關「林投姐」傳說的資料;由台 南市政府文獻課處得知林燕山先生熟知台南典故,馬上電話聯絡,當晚拜訪他。

時間:民國八十年八月二十一日午后八時左右

地點:林燕山先生家中。走過幽長的巷道才找到林先生 宅第,一路雖是住宅區,但少行人。這是一列販厝(公寓)中的一戶,每戶前有小庭園 。訪問時以林先生為主,因林先生重聽,每當筆者發問時,林太太高聲重覆筆者的疑問, 偶爾與筆者閒話家常。

人物:林燕山,民國九年生,台南府城名人林朝英的後裔,精通日文、漢文,十五、六歲 即與日本歷史學家文獻學家研究古蹟,從事現場考證,現組「赤嵌古蹟研討會」,希望為台南 府城保留一分完整的歷史。

以下訪談中,林先生簡稱林,筆者簡稱筆。

筆:林先生您好,向您請教有關「林投姐」這個故事。

林:林衡道先生講「林投姐」的故事,是在大陸發生的,才引來台灣(註一),不是安呢 (這樣)的。「林投姐」實際上是咱台南發生的代誌(事情),因為卡早(較早、以前) 有一條禾寮港(註二),在立人國校(立人國小)對面有一條溝,現在填起來,那邊有蓋 一間北區區公所,那條叫做禾寮港,那條禾寮港一直走(流),走到現在民族路那裡,遠 東(遠東百貨公司)的附近分作雙溪,一條從遠東邊仔(旁邊)的社教館那邊來,擱一條 ︰︰︰分作雙溪就對啦。這個林投姐是乎(被)人騙財騙色。林投姐早嫁,差勿多二十外 歲(二十多歲)就嫁,伊尪(丈夫)行船犯風(遇風)死的,坐船出去不知啥麼事故就死 了;二十外歲就守寡。伊尪的朋友中間有一個浪蕩子,無路用(沒用)的、黑白(隨便)來 的,看伊(林投姐)七少年八少年(年紀輕輕)就守寡,知影(知道)伊尪早前有趁( 賺)一寡(一些)錢,林投姐身軀邊有一寡錢,人又擱(再)少年,就騙財騙色。頭一屆 (頭一次)來看伊,講

「我不知影,不知影這呢(這麼)早就來死,我今仔日(今天)做伊(林投姐的丈夫)的 朋友,拖真(很)久無來看伊,不知影發生這款代誌(這種事情),現在才來給你看。」 提一寡物件乎(給)伊(林投姐)。

「你做啥的?」

「我嘛(也)是在走(跑)船的,走來走去,買東買西在趁錢的。」

「你何時要去?」

「擱過幾天就要去,去大陸。」過幾天擱提一寡布、物件來乎伊(林投姐),講

「這屆(次)趁真濟(很久),所以提一寡物件來乎你,這真濟朋友攏(都)有分股,你 加減(多少)提幾銀出來分。」

就安呢,頭一擺(頭一次)提一、兩百元請伊(浪蕩子)買,買物件過來台灣趁錢;提錢 乎伊(浪蕩子)無外(多)久,經過五、六日,現在擱再來;永過(以前)台灣到大陸, 一暝一日就到,從安平出港,一暝一日就到了。

筆:從安平出港到叨位(哪裡),到泉州是否?

林:嗯。來的時轉(時後),就合伊(林投姐)講

「你提幾銀出來,啊|這趁的。」

實際上那是無影無蹤的;伊(浪蕩子)現在講伊(林投姐)提錢出來,來分股東,這回幾 百元分幾銀安呢,

「敢(是否)有這呢好趁?提一百元出來,趁加要一百元(賺了近百元)。」

「這就看買對物件合買不對。」伊(浪蕩子)講。

到尾仔(後來),擱提錢乎伊(浪蕩子),

「我要加分幾銀(增股)。」擱提錢分股,伊(浪蕩子)走來走去,走幾十趟,ㄖˋㄤ(間隔 )一個時轉(一陣子)無來,

「安怎樣那會無來?」

「不是啦!我來你這裡,人外口(外頭)加講話(多閒言),講你七少年八少年,尋我來 去纏著你,我有參你(我和你有)曖眛;所以我無甚愛來。」

「你睬睬它(不要理會),那個無要緊,我今仔(今日)辦幾碗菜來請你。」

就在那裡吃飯,在那裡開講(聊天),到尾仔,整個心攏乎伊(浪蕩子),人乎拐去就對 啊。拐去了後,就講

「這的錢,安呢啦︰︰︰我擱加提幾銀出來乎你相添(增添),趁擱卡濟(更多),這趁 的,將來是咱倆的。」

伊(林投姐)就已經偎伊(浪蕩子)的身咧(她完全信賴依靠他)。現在提錢乎伊(浪蕩 子),人嘛乎拐去。有一個時轉,人勿見,現在有人風評,某某人的某(老婆)去姘著啥 麼人,乎拐去、無擱來呀,那個可能大陸有某的款(樣子)咧。那時轉林投姐腹肚內有囝仔 ,自恨講勿應該乎拐去,到尾仔吊死哩。現在東亞樓飯店你知影?(筆者點頭示意)東亞 樓飯店現在路填高起來,古早不是啦。古早是溝,東亞樓這是一個橋,日本仔來時有造一 個橋,溝底到橋頂,差勿多有兩丈外高,要起去(上去)就擱爬樓梯起去。林投姐吊死了後,這 的人|厝邊隔壁想講勿應該啊,今仔這個查某(女人)乎人騙去,給伊(林投姐) 起(蓋)一個祠。東亞樓對面有一間南春旅舍(註三),那間祠就在南春旅舍的底。林投 姐的那個祠比普通的有應公卡大間,無親像(不像)廟嘛無親像︰︰︰,起真大間。我做 囝仔時(孩堤時)曾去那邊玩。若是林投姐的生日,大溝攏塔戲棚,台南市內的廟宇的鬧熱(熱鬧)比林投姐的卡無鬧熱,林投姐生日那工(天) 做戲,是幾十棚,啥麼戲攏有,搭在大溝頂,卡早的大溝差勿多安呢(如圖),這個岸落 來(下來),岸差勿多兩丈外高,也有一邊岸,岸生做安呢,頂頭填水泥,中仔(中間) 水在走(流),當時戲棚就搭在大溝頂,在南春旅舍就對啊。現在南春旅舍變真高,卡早 是一、兩丈卡低,大溝差現在的橋差真高。兩邊的岸舊底(以前)攏無厝,攏草仔埔,有 歸排(整排)的林投樹,可能吊死在那裡的款。起那間祠,比有應公卡大間,差勿多兩倍 大,頭前(前面)有一隻拜桌;上(最)第一特殊的,早前提物件去拜林投姐無擱提返去 ,真少人提返去;拜拜轉那(就、而)丟咧,人轉那返去。但是那的物件攏乎這的乞吃(乞 丐)、大小漢囝仔,大家爬上桌頂去吃。

筆:林投姐生日哪一工?

林:不知咧,來到這(現在)這呢久。這個路已經填高去啊,那個祠已經無去啊(不見了 ),阮(我)知是知影在南春旅舍那個的底,南春旅舍轉那擱落去咧,早前有溝仔,現在填 這條民族路。武廟合(和)赤崁街早前這一個岸,兩、三丈高的岸,從東邊斜到西邊,到 現在的小公園的圓環邊;自這個拆起來(拆掉),這個拆起來的時轉|昭和五年,翻為咱 的民國十九年,民國十九年市區大改正(註四),拆這的路,西門路嘛拆一條,這條拆起 來,因為當時要填這條大溝,來到遠東這裡做雙叉路,但是到那裡就溝仔咧;現在民族路 那裡有一間教堂,邊仔卡早是一條大溝,那條大溝是橫躺過來,直直去的;日本仔改道路 ,大溝給它改道路邊,這裡做道路,當時要填這條現在做叫做民族路,安怎卡有這的土通 (可以)填啦?就是台南在掘運河,早前是舊港,在協進國校(協進國小)的後壁面( 後面),那條呼做舊港,但是開這個新港,開運河這的土下(放置)在公園的北方面,歸 的(整個)土堆在那裡,到要造民族路,自這土挖來填,兩邊填高去,剛好來到東亞樓 ,這個橋剛好兩邊斜,這的土就是運河的土,用運河這的土來填民族路;當時林投 姐的祠在溝仔邊,現在就變無去啊,路填幾十丈高嘛,來到林投姐那裡可能一丈外高、十 幾尺高,那個祠轉那無去,林投嘛攏掘掘起來啊(挖起來)。

筆:去拜拜那工是干那(只有)林投姐生日那工才去否?

林:林投姐的鬧熱有兩擺,伊的生日合伊死去那日。

筆:哪一工您會記咧否(記得嗎)?

林:日子 記咧(不記得了)。我早前有一本許丙丁先生寫的林投姐的故事,伊寫的合我 現在講的大約相同,卡早許丙丁先生我攏有參伊做夥(和他在一起)咧。這是我去文化中 心演講的|「赤崁通古談」(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午后三點至五點於台南市立文 化中心,林先生談及南濠頭、北線尾的典故,三郊公局的歷史、結構)︰︰︰

筆:林投姐死了後︰︰︰

林:林投姐死了後無後嗣,嘛無家族。

筆:我聽到的是講伊變鬼去找放撒(拋棄)伊的那個查甫人(男人)報仇。

林:對。這是一般人安呢講的。許丙丁那本冊(書)也是安呢講的,講林投姐變成鬼去給 討命(跟浪蕩子討命)。這是要警告世間的人,叫人不通(不可以)做歹,安呢而已。

筆:安怎討命的過程您知影否?

林:這就無人看見的,這是無影無蹤的,這個是伊們的解說,解說講伊(林投姐)變做鬼去 給討命,安呢而已,嘛無講安怎。

林太太補充也聽過討命事,林先生繼續談兩郊公局、三郊公局船戶牌發現的經過。

筆:林投姐伊卡早那個尪是台灣人否?那個浪蕩子是大陸人否?

林:那個(浪蕩子)嘛是猶原(也)大陸過來的;伊尪這勿明(不清楚),這 當(不能 )知影,林投姐伊這個尪可能嘛是大陸過來的,過來在這(台南)在走水啦,親像(像、 譬如)講大陸的貨提過來台灣賣,台灣的貨提去大陸賣,走來走去,所以伊(林投姐的丈 夫)這個朋友可能猶原在走水,大家攏總走水伴就對啦。

筆:「周成過台灣」這個︰︰︰

林:「周成過台灣」我曾看過小說,來到這(現在)嘛 記去啊。

筆:您小說在叨位看的?

林:這早前猶原有人做(編)歸本(全本)的出來,現在我擱來找真難得找(很難找), 若舊冊店來,凡勢(大概)有也無一定。那本冊我曾看過,不是干那寫「周成過台灣」這 篇而已,寫一個清代三大奇案|「周成過台灣」、「石仔蝦害死石仔同」、也有一條「呂 祖廟燒金,糕仔獪記咧提」(註五)。這三條清朝的三大奇案,實際上是有報,攏無破案 ,有那個結局啦,攏無破案。「石仔蝦害死石仔同」那個是在黃金火這間,石仔蝦大先過 來台南,來台南府趁大錢,伊的老父老母講後生(兒子)去台南趁大錢,給伊小弟講,這 個小弟呼做石仔同,

「你過去投靠你的兄哥,你兄哥趁大錢,做大生理,你嘛過去參伊湊腳手(幫忙)。」

但是伊小弟讀冊人哩,(註六)清朝三大奇案攏可能在清朝尾的款,期間不知,大概 是在光緒年間。這清朝皇帝的名,我攏有做整本的起來(拿出筆記給筆者看),作研究就愛 (要)做整本的起來,要拿來看卡詳細︰︰︰

林先生又繼續談台南三郊公局及台南十八處地頭角落名稱由來。筆者約十時離開,林太太因 顧慮安全問題,陪筆者走過幽長巷道,直到送筆者上計程車才回去,令人深感其善意。隔天筆 者到台南有名的舊書店「金萬字」尋找相關資料,但已少有光復初期的舊書出售,令人惋惜 。

參考資料 奇摩知識+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00503140473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