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山,曾被形容為水泥叢林中的一塊蠻荒之地,於1989年開放以來,已成為高雄市民爬山健身不可或缺的處所。柴山的彌猴生態平衡的問題,常常引起學者們廣泛的看法討論,以前入山時,常常可以看到遊客拿著大把的花生、香蕉、餅乾等與猴共食,並曾經有因為逗弄餵食時,引起的人猴傷害問題。目前,柴山已規定登山客不可餵食,並有其管理辦法。柴山的自然資源多樣性及自然度,介於國家公園及都會公園之間,因此內政部營建署認為劃設自然公園的可能性極高,經過總體生態資源調查及探勘後得知,具有馬卡道族小溪貝塚遺址、稀有史丹吉式小雨蛙、保育類台灣獼猴,以及全台密度最高的山豬枷,總計植物400多種、爬蟲類21種、鳥類117種。雖然物種豐富,但仍不及劃設國家公園的標準,不過退而成為「國家自然公園」的規劃案則在20009-12月通過,可望於今年下半年成立台灣第一座「國家自然公園」。





[柴山大小事] 從守護柴山論壇到國家自然公園 文/楊娉育


柴山生態浩劫警訊逐漸浮現


    柴山的問題有哪些?大概可以列舉一籮筐吧!私闢休息區、外來種問題、餵食獼猴與野狗野貓、特權侵占開發…,前兩者是伴隨發生的,而餵食問題除了讓人猴衝突加劇外,也讓獼猴生態習性產生質變;而餵養野貓野狗導致野狗滿山的問題,專家一再警告野狗野貓一旦回復野性,這會是柴山野生動物的浩劫!這兩年,在林下層踱步覓食的竹雞幾乎消失了蹤影;而翠翼鳩的翠綠身影也越來越少見了。似乎,專家的警告開始成真!「守護柴山」喊了十多年了!我們疲於讓舊問題不要加劇,還忙著發覺與紀錄新問題對柴山的影響!人們只會想什麼樣的政策可以給予人類〝最大的方便〞,就是沒想過如何才能給自然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有關柴山論壇緣起


    有關柴山論壇,很早以前我們就提起了。從柴山的問題、公部門管理執行的問題、到形成政策,這需要不斷的溝通與討論,當中更需要專業的基礎;而其中與公部門的互動,某種程度的了解與信任,當中的分寸拿捏一直是個慎重的課題。然而,這是不得不的過程;民間團體縱有機動靈活的應變能力,能補公部門的制式體制,但能做的有侷限。柴山問題若思解決,公權力與政策的貫徹程度皆是關鍵。


    所以,論壇之前的溝通作業是很重要的。這個論壇由柴山會與地球公民協會連袂主辦,我們一一拜訪市府的都發局、經發局、觀光局,先行對話將觀念與執行的認知落差匯整出來。當然,其中讓各局處配合的關鍵還是在市府,而市長的幕僚會影響她的決定。這個時間總覺得我們有點像遊說團,與市府相關單位互動的同時,也創造時勢比人強的局勢間接去影響民代。


<!--[if !vml]--><!--[endif]-->    對了!這個論壇的費用由兩個主辦團體負責均分,未拿公部門一毛錢。另協辦單位還有高雄鳥會、綠色協會、中華佛寺協會,還有市府相關單位。特別要提出來的是,這個活動並非市府所有單位都誠心出來要共同解決問題,有的單位只是意思參加,當然也有列名團體也無意參與。因此,許多在當中才能搞清楚的訊息、突顯出來的問題、或專業知識性的議題他們自然無法得知;在諸多與之相關的決策中,他們如果與會,類似狀況外的柴山決策經常出現。欠缺知識、問題與政策的消化與融整,這種淺盤式的問政方式,是應該改變了!


    三天的論壇在200812202127日三天,2027日是室內論壇,之所以隔一週主要是形成政策共識,當然還須說服市府。21日是室外導覽,主要由柴山會來帶;重點不是賞心悅目的饗宴,而是問題的呈現。總之,第三天共識的初稿總算出來了,內容語句的修改在二月份完成;市長並在 五月十日 柴山祭的首日簽署了「守護柴山宣言暨行動方案」〔詳細內容請參考附件〕








  柴山論壇之後


    三天的「柴山論壇」之後,總有人在問:「接下來呢?」,他們言下之意大有不信任的意味在,多認為政府習慣用討論與商議的會議來安撫民間團體的熱情或者不滿;「柴山論壇」是否也將淪為這樣的窘境?如果是,那我們豈不是白忙一場,還被政府擺一道。柴山諸多問題須與市府共事才能有某種程度的解決;然而,這樣的共事某種程度是民間團體移師到市府體制內來討論與解決問題,例如當中決議成立的柴山推動小組。然而,如果又淪為「花瓶委員會」,怎麼辦?倘若屆時既合作又要在體制外打他們,著實有失厚道。這樣的機制猶如雙面刃,不得不如此、卻又容易淪入被牽絆的窘境。論壇之後,推動委員會的設立並沒有讓我比較放心,過去經驗實在很難期待他們現在能轉變成積極的心態、及以新思維來看待這個委員會。


    然而,在論壇前置作業的溝通工作,市府指派的溝通窗口決定這個合作能否成功!溝通窗口就是原本就想好好面對柴山問題的前都發局局長吳義隆與主管科的三科科長鄭清福。陳菊市長的確想好好去解決柴山問題,但是,幕僚作業能否做好、能否傳達正確訊息是很重要的!五月之後溝通窗口變成觀光局,他們與民間團體互動不多,且之前又有意將柴山事務推給其他局處的心態;這樣的情況讓我更加擔憂「柴山論壇」將會白忙一場。為避免民間團體陷入這樣的「進退失據」情形,我認為民間團體該另外訂出遊戲規則,也就是想出一個「公論」的機制!所有體制內的過程、思維辯證,都透明化!有一點製造「公論」來監督與督促的感覺。不過,這件事還沒擔心太久,到了十月「柴山國家自然公園」的議題突然地冒了出來,而且進度奇快。原本建立「公論」機制的工作,暫時擱了下來。




    有關柴山國家自然公園


    今年103日吳敦義剛上任行政院長至高雄災害應變中心,陳菊市長建議將柴山劃為國家級公園,吳院長一口答應;六日指示內政部營建署著手「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推畫辦理,並指示立即執行。接下來的現勘行動相當快速,101522日、114召開三場專家學者、高雄市NGO、土地權屬及經營管理7單位及專家諮詢會議。在1022北上開完高雄市NGO諮詢會議之後,高市副市長李永得1030即召開市府與NGO溝通平台建置會議;席間大家建議與營建署的溝通機制結合。而後幾次的現地會勘,由柴山會帶國家公園組與市府相關人員111925日、1210等三次上山。國家自然公園範圍主要以柴山、半屏山為主,至於其他範圍的擴充,再行慢慢增加。




    充滿政治與較勁味的國家自然公園


    也不知道中央將柴山劃為國家自然公園是否是因為九月中旬爆發的礦區解禁案,為了紓解民眾的不滿,所以吳敦義順勢答應;而後的動作也出奇地快!1210柴山國家自然公園委員才南下現勘,18日才會開會決定;但在1211吳敦義南下行政院南部中心,便已公佈已將柴山畫為國家自然公園。對這樣的決策,有民間團體提出異議,認為這是政治佔領的手法,因高雄十多年來均由綠營執政,柴山若為中央所管,形同政治失守。明年是縣市合併後的選舉年,面對南台灣的〝綠〞,藍營大有想板回的企圖。若說裡頭沒有政治考量,實在讓人很難相信。只是,若去除政治味之後的「國家自然公園」,真的是不妥的政策嗎?十年前高喊柴山保護時,很多人都疾呼催生「自然公園或國家公園」,當時政治人物的冷淡與忽視,對照今日實在是天壤之別。只是,當初的建言如今在政治考量下,竟變得昨是而今非了。




    讓政治歸政治吧!


    中央級的國家自然公園也好,地方的自然公園也罷,目的均是要回歸有效的柴山管理與保護。就讓政治歸政治,且就事論事以管理效率為首要考量,考慮在三後,我們傾向於樂觀其成。柴山的事權不統一、多頭馬車式的管理變成可管可不管的窘境,已經二十年了!國有財產局、國防部、高市府、林務局只要是多邊一起管就會出現互相推責的現象。其中持續性、專責性的公權力介入與專責積極性的管理最為缺乏。對柴山而言,祂在乎的是一個完整的生機,而非意識形態的爭議。就讓政治的歸政治吧,且讓生態回到專業與理性的思考脈絡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