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羅樹蛙是台灣地區唯一的平原森林樹蛙物種,也是台灣的特有種生物,走出台灣再也找不到另外一隻的諸羅樹蛙。而三崁店舊糖廠宿舍區在這將近21年未有人為干擾的情形下,大自然已衍生成一大片豐富茂密的次生林相,並提供諸羅樹蛙目前最大的棲地環境,除可做為生態教育的場域,為台灣生態保育樹立良好的典範外,並為諸羅樹蛙保存最大的種源基因庫。但現在的三崁店成為名眾野餐聚會的地方,隨處丟棄酒瓶,吃完的食物垃圾也未帶走.我們將在4/17號召100位志工,希望為生態豐富的三崁店棲地,保留並歸還給生態物種一個乾淨的生活空間。邀請夥伴們一起加入我們的行動

 

 

 

 

  

 

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

 

 

 

住址:70164台南市東門路二段299號一樓

 

E-mail:sow.tn@msa.hinet.net 

 

E-Mail:sowtn@sow.org.tw   

 

web:www.sow.org.tw      

 

電話:(06)-2088453 傳真:(06)-23888863

 

 

 

 

 



歷史的更迭,不變的守候:諸羅樹蛙與嘉南平原地景變遷

 

莊孟憲(真理大學 自然資源應用學系 講師)

 

 

 

 

 

黑夜中,幾盞手電筒的強光劃破夜晚的黑幕,一行人在三崁店的樹林中緩步行進,睜大眼睛專注的觀察樹林中不到四公分的形體,直到的耳邊傳來「咯哩~咯哩~咯哩~…答答答」的叫聲,心中的大石頭才落了地。

 

 

 

2007625日星期一,是我這輩子少數一直牢記在心的日子。那一天與台南社區大學及關心三崁店日本神社遺址的夥伴,第一次走入三崁店的樹林,確認此地為台灣也是全世界諸羅樹蛙Rhacophorus arvalis Lue, K. Y., J. S.Lai, and Y. S. Chen, 1995分布的最南界。

 

 

 

根據師範大學呂光洋教授的回憶,1994年他實驗室的畢業生陳玉松老師在嘉義民雄附近首次發現,當年呂教授剛發表另一種特有種樹蛙-橙腹樹蛙(Rhacophorus aurantiventris),想不到命運這麼巧妙,經過一番的研究之後,確定這種樹蛙也是台灣特有種,於是隔年正式在學術期刊上發表,並以最初發現的嘉義古地名-諸羅,作為其中文俗名的依據。

 

 

 

拉丁學名中arvalis是農地或耕地的意思,目前諸羅樹蛙分布主要在雲林、嘉義及台南縣市,海拔低於150公尺左右的平原地帶,主要棲息環境為竹林、果園、荒廢的次生林及荒草地等人為開墾地,人類生活環境距離相當接近,這種分佈的現象在台灣的樹蛙中非常少見。然而近年來嘉南平原農業式微,農地利用型式變遷、荒野地開發、溪流堤岸與水圳水泥化,諸羅樹蛙的棲地消失迅速,族群出現嚴重的破碎化,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已經其歸為瀕臨絕滅(EndangeredEN)物種, 200881日起正式列入農委會Ⅱ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名單之中。

 

 

 

每次踏進三崁店尋找諸羅樹蛙,心中都會出現許多人問的ㄧ個問題,為什麼這裡會有諸羅樹蛙?這是個歷史的問題,這個問題的答案與數百甚至數千年來嘉南平原的地景動態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首先我們先了解諸羅樹蛙的生殖習性,春夏季的夜裡,公蛙會選擇茂密的樹林群聚鳴唱,用歌聲吸引母蛙,一旦配對成功,母蛙會背負著公蛙在樹林底層泥濘的積水處產下泡沫狀的卵泡,只要梅雨期及颱風季節雨水補充順利,蝌蚪就可以順利存活,蝌蚪期長達1個月以上,因此許多丘陵地植被看似適合諸羅樹蛙棲息,不過雨後積水不易,因此不適合諸羅樹蛙蝌蚪存活。反觀在嘉南平原生存的諸羅樹蛙,除了缺少其他樹蛙在生存上的競爭之外,雨量集中在夏季常導致洪泛,相對的延長了臨近河流、野溪與溝渠附近樹林的積水期,這也說明了目前雲嘉南地區諸羅樹蛙棲地要不是臨近溪流或圳溝,就是雨季一定淹水的地區。

 

 

 

很難想像嘉南平原是容易積水的潮濕沼澤吧!其實不然,17世紀荷蘭人在台南向西拉雅人交易梅花鹿皮,嘉南平原平埔族的文化中亦有捕抓梅花鹿的紀錄,而梅花鹿偏好的棲地就是淺水沼澤林地,顯示嘉南平原早期的地景與現今有很大的差異。數百年來洪泛造就了許多新的浮覆地,海岸線向西延伸,但明清時期漢人移民大舉開發平原地區,依循溪流水系逐步向內陸延伸發展聚落與農業,淺水沼澤慢慢地消失,需要大面積棲息地的梅花鹿首先在這片大地消失,相對的體積嬌小的諸羅樹蛙對棲地的需求較低,加上早期嘉南平原為看天田,人力開墾能力有限,當時仍有許多荒野地提供諸羅樹蛙棲息。

 

 

 

日本人開啟台灣近代化的序幕,引進機械動力加速了土地的開發,溪流沿線荒野地成為諸羅樹蛙殘存的棲地,有幸者隱身於綠竹林中,時至今日,嘉南平原的諸羅樹蛙棲地已猶如城市中黑夜可見零散的星光,點綴於嘉南平原的農地之中,南瀛大地在悠遠的歷史洪流中,平原地區可供諸羅樹蛙棲息的自然環境已所剩無幾。三崁店這塊土地經歷台灣糖業的風光與沒落,終於在多年之後又恢復了些許平靜。蟄伏土壤中日本人栽植的或原生植物的種子,在北迴歸線以南炎熱地亞熱帶氣候的薰陶下,迅速發育成林,剛好讓殘存在鹽水溪流域的諸羅樹蛙,找到最後ㄧ處安身立命的棲地。

 

 

 

走出三崁店的樹林,沿著鹽水溪的堤頂道路回家,水面上映著車流、路燈與高樓的燈光,光影浮動是繁華的台南,剛剛發現諸羅樹蛙的樹林已隱沒在後視鏡的黑夜中。我的腦海浮現電影「阿凡達」中飄浮在空中的哈里路亞山脈或是「天空之城」的飛行城堡,難道不是作者欲從環境破壞嚴重後的地球中逃離的一種想像?然而這些虛構的空間是不可能真實存在的,人類還是得面對全球暖化、污染、生物多樣性消失等環境浩劫。

 

 

 

以歷史的眼光來看,三崁店的諸羅樹蛙算是暫時逃過一劫,不過它們的未來卻仍極有變數,端看這塊土地的權益關係人是否有永續思想與作為。在人類與地景變遷動盪300多年後,我期待三崁店能成為諸羅樹蛙遠離關干擾的哈里路亞山,也期盼人類從諸羅樹蛙的故事中覺醒,不要讓人類成為下一個環境難民,留下自然,為我們未來也留下退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