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壹古道是台26線環島公路唯一的缺口,古道的南田石海岸景觀、以及古道的歷史和周邊人文都令人著迷。阿朗壹古道屬於恆春琅嶠卑南古道,從屏東縣滿州鄉的佳樂水到台東縣的卑南,全長203公里,是清同治13年至光緒21年間(1874-1895)先後開闢的8條東西越嶺道路之一,是台灣最南端的古道,台26線省道從台東安朔到屏東旭海段中斷,因此,阿朗壹古道也被稱為是台灣公路唯一的缺口。除了登山客及識途之士外,古道平時人煙稀少,是台灣平地交通最偏僻地區之一,因此有「海角天涯」之稱。

 

 

 

 

 

「阿朗壹」是台東縣安朔村的舊稱,古道昔日是原住民打獵遷移、西方學者探險紀錄的路線,更是先民拓荒、清兵行軍的舊道,沿線人文豐富。古道沿線的牡丹鄉旭海村,除了有旭海大草原的景觀和溫泉外,靠海的是以擅長捕魚的阿美族為主的「漁村部落」,靠內陸的則是「溫泉部落」,「溫泉部落」的居民融合了排灣族、阿美族、卑南族、馬卡道平埔族、斯卡羅族和漢人,他們在遷移的途中,沿途定居融合,目前還留有千年石板屋等遺址,此處成為民族學家研究民族遷移和融合的瑰寶。古道除了人文、歷史豐富外,沿岸的景觀更是令人著迷,至今全台只有阿朗壹古道這一段還留有完整的南田石海岸,被海浪推滾得渾圓的鵝卵石,從屏東段的如指頭般大一路往台東方向石頭越來越大,到台東南田段時,一顆石頭大如兩個成人的頭,這裡是雅石愛好者的天堂,海浪拍打岸邊時,石頭互相撞擊,發出隆隆的鼓聲。除此外,這裡也是椰子蟹的棲息地。

 

 

二次大戰末期,日軍為防美軍跳島戰術從牡丹灣 (旭海村)登陸,炸毀部分古道路基,目前僅剩旭海漁港經牡丹鼻、觀音鼻至台東縣界塔瓦溪約4公里海岸,因中山科學研究院的九鵬基地在此,過去長期軍管影響而仍保留部分古道殘基及較原始風貌。

 

 

2006年公路局推動「台26線安朔至港口段公路整體改善計畫」,著手開闢台東縣南田段到滿州鄉港仔段的公路,古道開闢公路因環保團體的反對而揭開了神秘的面紗,越來越多人到古道探秘。在環保團體的抗爭及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堅持維護生態下,台26線古道的開闢從既定的台東縣安朔至旭海延伸至港仔,改為拓寬既有的屏200線及屏200,山線則從旭海沿縣道199199線新開闢屏172線到分水嶺。

 

26線從屏東楓港下行到臺灣本島最南端的鵝鑾鼻再沿著東海岸往北,到台東縣南田與從楓港到台東的台9線連結,這樣的公路規畫將恆春半島的陸地緊緊的以公路框住,框成一個外貌如口袋的形狀,而縣199號及縣200號分別在口袋上方及下方自東北向西南切割,這雖然方便來此消費觀光旅客的交通,但是此地生物的生存環境卻因此被切割,棲地面臨破碎化的困境。大海是生命的起源,生命自大海轉向陸地以來,仍有許多物種生活在海陸交界的地帶,仍有許多物種在生命的某一個周期需要下降到海洋產卵或是溯源到溪河上游完成繁衍的使命,而快速便捷的柏油公路隨時會讓牠們喪命輪下,終止其族群的延續。一直以來,海岸公路都扮演著自然海岸線的殺手角色,每年九月是墾丁地區陸蟹降海產卵的季節,近年來保育風潮興起,每年九月也牽引著一群關心墾丁陸蟹的保育人士,發起護蟹過馬路產卵的活動。如果台26縣真的貫通的話,勢必將帶來更多遊憩及觀光人潮,所增加的干擾源將更加重影響生活在恆春半島上的生物,恆春半島上的生物,其未來又將往何處?人與自然間要如何達到和諧共生的境界,人類究竟要追求什麼樣的未來?大地究竟是屬於人類的還是萬物的,人類可以以什麼樣的角色及態度來面臨生存的環境。西雅圖酋長說:「倘若所有的動物都消失了,人類將死於心靈最深處的空虛寂寞。」阿朗壹古道的保存及利用正是我們思考人、土地、萬物之間關係的生命課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