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 2009-08-17 中國時報 by 郭正亮

 

救災無能,決策混亂,每個政府多少都有,但無能到自以為是、知識傲慢、拒不認錯,始終「自我感覺良好」,已超乎常情。自己離譜卻不自知,令人想起《老殘遊記》對麻木官僚形容:「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為而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

 

直到第七天,救人已經無望,馬英九才召開國安會議,重點是「災後重建」;反觀十年前九二一,李登輝當天就通過十五項決議,重點是「全力救人」。直到第七天,馬才動員國軍五萬人救災;反觀九二一,第一周已經投入國軍十三萬六千人,但劉兆玄竟公開表示「這次救災比九二一速度快,至少我的評價是很快」。 災變第一晚,政府毫無警覺:馬英九參加幕僚婚禮長達九十分鐘,劉兆玄探視災區卻改住國軍英雄館。救災黃金七十二小時,中央無人統籌,各部會互踢皮球:遲不進入緊急狀態,遲不動員國軍救災,遲不爭取國際援助。盡管救災急如星火,國防部對派兵救災,卻一再重申「須依程序申請」。慢與亂延燒到地方,前進指揮所形同虛設,地方求救中央無門,中央地方互相指責,災民看不到政府救援,只好轉往媒體哀嚎求助。

 

面對救災不力,馬英九先怪「氣象不準」,接著怪「地方不力」,然後怪「災民不撤」,劉兆玄則怪「媒體外行」;兩人的共同特色,就是永遠自我感覺良好,永遠只怪別人,永遠怪不到自己。政府分明拒絕外援,卻一路遮掩到第六天,直到外交部公文被媒體踢爆才低頭。馬英九自認最懂法律,堅持不發布緊急命令,認為災害防救法已足夠。問題是後者只能局部救災,事權分工過於細密,並不足以因應縱跨二百多公里的水災。且緊急命令允許政府使用公有非公用財產,允許政府簡化協助災民行政程序,二者並未納入災害防救法,都將造成未來重建工作的困難。

 

馬英九自認最守原則,堅持救災體系是「地方負責,中央支援」,堅持不在第一時間統籌指揮,不在第一時間派兵馳援。問題是地方救災體系早已殘破不堪,鄉鎮政府甚至也淪為受災戶,但面對災民遍地哀嚎,馬英九卻堅持照本宣科,直到第五天確認小林村慘遭活埋才大規模動員國軍到救災前線。 知識傲慢,所以自認最懂法律;孤芳不染,所以自認最守原則。但傲慢與不染,卻造成違反常識的自以為是,造成緊急決策的自我封閉,不但與各級政府溝通困難,也與基層人民感受脫節,結果是清官殺人卻不自知,剛愎誤國卻不自省。

 

這種源自領導人性格的剛愎誤國,八八水災只是驚醒人民的一記痛擊,一年多來,類似事件早已層出不窮。例如在金融海嘯後,馬政府始終不願正視經濟成長保六無望,直到去年十二月還堅稱「今年成長不會是負數」,與人民感受完全脫節。政府缺乏危機意識,導致早在去年七月通過的擴大內需預算,直到年底竟然還沒發包,結果失業反先破六,造成許多百姓家破人亡。

 


另如推動兩岸ECFA,馬政府至今只會一味凸顯零關稅利多,卻從未和受害產業溝通,也不曾提出令人信服的失業衝擊評估,更不曾擬定受害產業和失業民眾的善後方針。決策瑕疵如此嚴重,馬政府卻不斷預告明年第一季就要簽訂。


陳水扁貪汙誤國,人民共棄;馬英九剛愎誤國,也該到了人民共同聲討的時刻。



 


南方朔觀點-八八水災的政治完全風暴撲面而來!


From-----2009-08-18 中國時報 【南方朔】


「八八水災」至今已整整第十天。盡管各界的建議、批評,甚至抗議聲不斷,但政府依然我行我素,無能照舊,甚至連外國專程送來的救援物資都搬來搬去,不知如何是好。政府的無能失敗,的確到了讓人嘆為觀止的程度。這次水災百年僅見,天災部分,人們當然不會推給政府承擔。但由政府的救災表現,卻也顯示出這場水災的附帶性傷害如此巨大,確實有太多的人禍成分。台灣水災,外國關心的媒體爭相前來,他們所看到的景象完全不符合他們對「中華民國政府」的認知與期待,好像是看到了一個第三世界落後國家的無能政府。正是因為不能接受,外國媒體在失望之餘遂高分貝的提出批評,甚至越俎代庖做起民調,CNN的網路民調,有百分之七十四的網民認為馬政府應為救災表現的無能下台,由這樣的民調已可看出,這個政府因為無能而引發的民怨已到了何等程度!



任何國家都會有天災,但多半的國家領導人都會視民如傷,在面對天災時主動搶上第一線,罄政府一切的力量來搶救善後,人民有難,正是考驗領導人的最佳時機,他可以透過作為來顯現決斷力和執行力;可以透過自己的愛民熱情,而讓社會更加團結與凝聚,國運也能愈挫愈奮。但馬政府卻讓人們的期待落空了。這個政府不是普通的無能,而是本質性的無能。這個政府有著把自己置於首位,把別人放在末位的習性,因而它打從開始到現在,都一直為自己辯護:他們做得已很好了,都是災民不撤離,都是天氣不好影響救災。總而言之,都是這樣那樣的理由,他們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委曲,變成了人們的出氣筒。老天用大雨在傷害著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他們則用那種冷漠的態度在傷害著人們的心靈。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教授凱勒曼(Barbara kelierman)曾說過當今世界上有七種壞領導,分別是無能、剛愎、不自制、無情、腐敗、褊狹、邪惡。這七種壞領導裡,包括無能、剛愎、無情、褊狹這四種,都在我們這個政府裡隨處可見。而歸納這四者,它共同的特性就是對公眾事務缺乏了最基本的熱情,少數自大自滿的官僚,一切自以為是,但實質上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和形象,對百姓的艱困則根本視而不見。他們的無能和袖手不為,乃是他們根本就冷漠無心。政治人物必須先有熱情,才可能產生責任感,當無心無熱情,他們怎麼可能做出對的事情來?整個政府單單救災就已搞得無能到此程度,往後一兩年還有更大更需要智慧及決斷力的重建,這個政府又怎麼可能應付?


在氣候問題上有所謂「完全風暴」這種說法:若某個時刻,一切負面的因素匯集,那麼最大的風暴就會出現,這次水災之所以會招致天怒人怨,乃是馬政府所有的缺點,如無能、自大、卸責、冷漠無情、官僚作秀習性等全都一次引爆。除了網路民調主張下台負責的超過七成外;受害村落有可能會上街抗爭要求國賠,在野黨亦有可能提出罷免案,另外,則是藍營方面,無論高層黨幹部及立法委員,已有許多人對馬政府的剛愎顢頇感到極端失望與悲憤,認為國民黨好不容易才恢復一點基業,有可能在這次水災的無能表現裡一次全輸光。這也就是說,「八八水災」所引起的政治完全風暴,現在已快速的撲面而來。


台灣總統民選,要一個人下台並不容易。但若一個政府無能且冷漠到天怒人怨而不知自省悔過,則民怨所積的完全風暴,也必將使這個政府的惡名永遠留傳,也正因此,在政治完全風暴已起的此刻,或許馬政府已需要真正的澈底覺悟了,它不能再想去做甚麼解釋,而須痛定思痛,自己捲起袖手真正負起救災善後的重任。只有「與民共苦」,始能懂得「苦民所苦」。馬政府在卸責裡已偷走了自己的寶貴時間,它現在已沒有更多時間可以再失去。德國文豪歌德說過:「只有去做,你的心才會熱起來──因此,開始去做吧,剩下的事自然會完成!」讓自己的心熱起來,是馬政府要走的第一步!(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