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穆朗瑪峰攻頂成功的三位登山好手江秀真、黃致豪與伍玉龍今天端午節凱旋歸來,他們也皆同時完成了攀登世界七大洲頂峰的壯舉。其中,隊員江秀真是全球第一位完攀世界七頂峰及從珠峰南、北兩側都攻頂成功的女性,為自己、也為人類寫下紀錄。

站在世界的頂峰,基地營中不分國籍的山友為伍玉龍、黃致豪及江秀真的成功流淚歡呼,因為只有同在山頭、同歷艱險,同樣感受隊員記述的「掉入冰河裂隙」與死亡錯身、忍受山風「捲起細冰像萬條鞭子在鞭打你」的煎熬,才能真切感知這完攀七頂峰多麼得來不易;攻頂後的感動,當也包含了對登山史上許多以身殉山者的悼念。

在一般人眼中,千里迢迢去登山受苦是不可思議的事。每一次攀登,都像把自己的生命交在未知手中,即使有了最先進的設備,人類仍敵不過大自然的不可測。高山氣候瞬息萬變,每段推向山頂的路程,都是風險的總和:嚴寒、狂風、雪崩、冰壁……,但就是這樣的艱苦考驗,讓山友們癡狂地攀登一座又一座高峰。

對那些拒絕平凡的探險者來說,面對挑戰才是生命的基本程式,唯有那種「完成不可能、寫下新歷史」的心靈震動,才足以餵飽對熱情的渴求。然而,我們處於安逸遠方的旁觀者,永遠只看得到登頂成功者舉手歡呼的最終瞬間;但看不見成功者在登山途上面對每一次變化、風險衡量時的掙扎,也無從得知失敗者在面臨意外時的自我對話,以及如何放下自我,接受「此行失敗、且看下次」的勇氣。

或許,在峰頂之外,發生在登山隊伍前進路程中、每段在基地營的等待與決定,可能包含了更多人生智慧與面臨挑戰的修煉;固執、誤判、無聊的自尊與過度的自信,都可能招致災難。嚴肅點看,完攀每座頂峰不僅僅是對極端地形、驟變氣候、人類體能極限的挑戰,更大的考驗則在登山者如何誠實地面對自己,冷靜面對外在情勢,集體做出最理性的抉擇。

「我不是去冒險,我是去學習的。」已然寫下女性登山新紀錄的江秀真這樣說。在她眼中,登山不只是靠體能,而是氣象、醫學、設備等專業知識的累積。這樣的界定,清楚區分了「冒險」與「探險」之別,當登山有了更多科學新知做為後盾,對運氣與體能的依賴相對漸微,這也讓女性能在登山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江秀真締造的紀錄,不僅是女性的驕傲,也是人類的光榮,她做到了只有極少人才能做到的事,不論男性或女性。

我們感謝世上總有些人勇於夢想、敢於挑戰極限,在惡劣的環境中,以堅毅的意志與嚴酷訓練後的技巧,發揮潛能,為人類推翻一個又一個的不可能,帶給我們對於生命之可能性的更大想像。

在七頂峰攀登隊之外,台灣還有以一百一十天跑步穿越撒哈拉沙漠的林義傑,在近日上映的紀錄片中,重現他三年前與隊友忍受攝氏六十度的高溫,在人類極難生存之地,靠雙腳完成歷史壯舉;我們還有重現明代古船、無動力橫渡太平洋的「太平公主號」,雖然在返航至蘇澳時遭攔腰撞沉,「航行一萬七千浬,只差二十浬」,創舉夢碎,令船長劉寧生無限感嘆;但古船穿梭太平洋,實已完成實驗考古的使命。扼腕後接受意外的風度,更是難能可貴的修煉。此外,七十五歲的企業家劉金標月初率領車友,展開北京至上海的單車之旅,預計將在月底完成全程一千六百六十八公里的征途。古稀之年跨上鐵馬的劉董事長以行動證明:實踐夢想、挑戰自我,永遠都不嫌晚,人生充滿可能。

這些向極限挑戰的行動,都展現了驚人的耐力與自我意志的鍛鍊。我們一般人雖未曾經歷那些環境艱險,也能由他們的挑戰歷程獲得啟示並自我惕勵:接受挑戰,面對艱險,讓夢想引領走向峰頂,才能看見與眾不同的風景。

祝福每一個人都能攻頂攀登自我人生的珠穆朗瑪峰。

※延伸閱讀》
‧七頂峰+珠峰南北側 江秀真女性第一人
‧兩側攀峰成功 江秀真創紀錄
‧江秀真從小愛哭愛玩 練就頂尖肺活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