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青,澗水藍,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啊,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一首「高山青」正是阿里山鄒族人的寫照。沈穩內斂的個性,高聳的鼻子,帶著幾分的驕傲與自信。是鄒族人給人的印象。人口約有6千3百人。社會組織以嚴格的父系氏族組織及大、小社分脈聯合之政治性組織為主,部落事務及祭儀都以男子會所為中心稱為"庫巴",結婚前的青少年必須居住於此,同時接受訓練,而女性則禁止進入。部落的祭儀以及「戰祭」,最為重要,其中整修會所、修砍神樹、迎靈、娛靈、送靈之祭儀過程繁複最為人稱道,尤以歌舞的階段性、節奏性配合頗值得深究, 主要居住於嘉義縣阿里山鄉,亦分布於南投縣信義鄉,以上合稱為「北鄒」;而分布於高雄縣桃源鄉及三民鄉兩鄉者,稱之為「南鄒」。




據說很久很久以前,人類使用可怕的刀、箭,以及設下許多陷阱濫殺動物,逼得動物們無處可躲。惶惶不安的動物十分害怕,日夜祈求天神幫忙,希望早日脫離噩夢,並給予人類應有的懲罰。 天神知道動物的艱難處境和人類趕盡殺絕的惡行後,十分震怒,立刻召來雷神和雨神,對他們說:「人類濫殺動物,太不應該了!讓大地發生大洪水,連續大雷雨一個月。」


雷神、雨神奉命下凡行事。不久,天空烏雲密布,白天竟然像夜晚那麼黑,接著狂風四起,吹起陣陣冷風。頃刻間,雷聲大作,轟隆轟隆的雷響,一聲比一聲急,似乎預告將有大災難發生。隨著一陣電光石火的雷聲,傾盆大雨自天而下,天空的水庫似乎潰堤了,瘋狂的雨水往大地到處流竄,流滿溝渠,流滿溪河,流向整個田園,一眼望去,到處汪洋一片。


人們先是爬上屋頂,躲在高處,後來眼看水勢不斷上漲,只好拚命往山上跑。大雨仍然下個不停,絲毫沒有停歇的跡象……。嘩啦嘩啦的雨聲,伴著轟隆轟隆的雷響,整整下了一個月的豪雨。水勢日漸高漲,淹沒了群山,最後只剩下鄒族人爬上玉山山頂。雨停了,雷聲消失了,按照常理,洪水該慢慢消退才對。可是半個月過去了,水勢還是那麼高,洪水絲毫不退。怎麼會這樣呢?


鄒族的人們百思不解,不知如何是好。如果洪水再不退去,無法下山耕種,大夥兒都將活活餓死。一天,飛來一隻五色鳥,停在枝頭歌唱。鄒族人高興的說:「美麗的五色鳥,我們是鄒族人,你的好朋友!可不可以請你幫忙,下山去看看,為什麼洪水沒有退去?」「你們等我的消息吧!」說完,五色鳥展翅朝山下飛去,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黃昏時分,五色鳥慌慌張張飛回來報告:「不好了!不好了!有一條身軀碩大的巨鰻,堵住河流下游的出水口,所以洪水無法退去。」


「怎麼辦?」鄒族人聽了個個垂頭喪氣。一條能堵住出水口的巨鰻,力氣一定大得驚人,不是他們能輕易應付得了的;況且目前他們被洪水困在山上,動彈不得,根本無法可想。五色鳥安慰鄒族人說:「我飛回來的路途中,看見有一隻大螃蟹朝山頂爬,大家如果請他幫忙,也許可以趕走巨鰻。」於是,大夥兒去找大螃蟹幫忙。大螃蟹說:「除非你們答應我,以後會善待動物,不再趕盡殺絕,否則我是不會答應的。」


鄒族人毫不猶豫,當下一致應允。在獲得鄒族人的充分保證後,大螃蟹立刻動身向河流下游出發。來到出水口,大螃蟹果然看見一條巨鰻橫躺不動,堵住水流。大螃蟹毫不客氣,舉起巨螯就發動猛烈攻擊,可是這條巨鰻的皮又厚又硬,簡直像銅牆鐵壁,不僅夾不痛他,而且像在給他搔癢似的,一派悠然,根本不在乎。就這樣,大螃蟹攻擊老半天,始終無法趕走巨鰻。最後,大螃蟹靈機一動,用力朝巨鰻的肚臍夾去;這次夾到巨鰻的弱處,只聽他痛得發出一聲慘叫,匆匆落荒而逃。巨鰻走後,被堵塞的水逐漸流入大海,洪水終於消退了,大地也慢慢重現群山和田地。


倖存的鄒族人接受大螃蟹和五色鳥的建議,建立兩個社群,分別移居兩地,以免再碰到大洪水時,慘遭滅族的命運。其中一支稱為「鄒」,前往阿里山的特富野社定居;另一支叫做「馬雅」,移往海外居住。兩支族人分離時,折箭當作信物,雙方各持斷箭的一半,作為日後相認的憑證。只是,往日本方向走的馬雅族群,行蹤成謎,一直到現在,始終沒有任何有關他們的消息。


(本單元內容出自於國語日報社所出版之《文字雨》一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