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http://blog.chinatimes.com/sow/archive/ 2007/06/04 /171451.html


 


 


清晨五點不到,三十幾個孩子已經由義工爸爸媽媽所扮演的生命導引員喚醒,孩子們很快地起身將睡袋收拾好,他們即將展開這次自福山村自然探索營中的重頭戲:「看日出和進入原始森林探索」。在經過半個小時的步行,許多孩子第一次在晨曦,見到第一道灑向大地的陽光,聆聽第一聲鳥叫。而在進入原始森林前,生命引導員為了孩子能夠尊重大自然的生命和生態,更在進入原始林講述泰雅族的傳說和文化,帶著所有孩子以虔敬的心向山神祈禱,「這些平常活潑的孩子們,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在一大群鳥的歌聲中,走入森林去體驗大目然」。以上這是義工媽媽之一,也是天下雜誌的資深撰述鄭一青跟著隊伍所記錄下她的感動。


 


同一天晚上,在中部的山谷裏,也有一群孩子,矇著眼,赤著腳,被導引員領著越過溪水,踩著石頭,感覺著泥沙與樹葉,然後一個一個間隔著來到谷地裏的草原,在燭光中揭下眼罩,在其他資深(年長)的小朋友環繞中,抱著地球,許諾下願意為環境做的事,然後團長繫上荒野領巾,父母親幫忙穿上炫蜂背心,小隊的導引員為孩子繫上領圈,於是這些或許小學三年級或許四年級的孩子,就正式成為荒野炫蜂大家族的一員。


 



 


   為孩子植下綠色童年


 


荒野炫蜂團是荒野保護協會所主辦的一個長期的親子共同成長的學習團隊,是荒野為了實踐『為孩子植下綠色童年』的承諾,從20013月起開始發展的義工團隊,這六年來,在全國各地,已有數千個家庭參與過,在許許多多熱情的義工與家長熱情的滋潤灌溉下,已逐漸成長茁壯,(今年五月將舉辦的炫蜂團大露營,預計至少有一千一百人會參加)


 


目前已有十多個團次,每一團還包括有炫蜂團與小蟻團。炫蜂團的小蜂是小學三年級到六年級,小蟻團的小蟻招收幼稚園大班到小學二年級的孩子,每個團有三十多個小朋友編成四個小隊,每個小隊有二位成年導引員陪伴,再加上團長副團長以及由家長組成的育成會。每個月除了例行團集會之外,每一季也有特別團集會,安排露營,自然探險旅行以及各種參觀訪問等等,當然也有不少在表訂行程之外所增加的會外會。


 



 


   生態是一種對待生命的態度


 


在這個相處長達三年至六年的親子共同成長團隊中,自然知識並不是活動設計的主要目的。我們深信,自然萬物才是最好的老師,自然本身即具有自我解說的能力,只是居住在水泥叢林的人們,由於生活長期嚴重與自然環境疏離,已聽不懂他們所使用的語言罷了。而小朋友天真無邪、具有熱忱和充滿活力,同時與生俱有強烈好奇心與求知慾的天性,只要帶領他們重回大自然,激勵他們接觸自然,陪伴他們一起探索、發現,他們的成就將會超乎我們的想像。


 


炫蜂團的活動目即在野外透過生態遊戲、故事、唱跳、自然創作和生態劇……等多樣且趣味化之活動形式,吸引小朋友的注意,激發他們的好奇心,循序漸進的導引開發他們的潛能,去發現自然;學習自然;從自然體驗中得啟示;逐步具備成功自然觀察家的特質和能力。而且,對於這個階段的孩子正是人格特質與情緒發展的關鍵期,若能擁有自然美好的經驗以及與同儕及成人良好的互動機會,相信在他們成長過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同時,對於孩子生命價值觀的形成中,炫蜂團不僅僅是帶著孩子在大自然中嬉戲玩耍而已,所有親近、探索、認識自然的引導,都是一種深具吸引力的過程,在過程中提高孩子對自然環境的敏感度和培養珍惜、尊重自然萬物的態度,進而產生關懷環境的動力,孩子們願意主動以行動力,為我們所居住的環境及萬物生靈付出關愛,才是炫蜂團真正的意義與目的。


 



 


   大人的第二個童年


 


每一次的團集會的活動設計裏,通常開頭與結尾會是父母親(稱為大蜂)與孩子(稱為小蜂)一起玩耍的遊戲或分享,中間的主題活動及小隊時間大人與孩子就分開活動,父母有大人的育成會訓練與討論。在遊戲或各種表演中,往往需要所有的父母粉墨登場,一起玩耍。我們發現,父母從一開始的羞澀、拘謹,過了幾個月之後,許多父母卸下了在職場社會中戴著的重重面具之後,簡直比孩子玩得還要瘋狂,我們常笑說,這是父母的第二個童年。對於這些小蟻團或小蜂團的家長而言,我們並不是『看著』孩子成長,而是『參與』跟他們共同成長。而且全家有共同關心的話題與朋友,所以父母與孩子的交談不會只是問功課做完沒,而是會一起設計該怎麼表演節目,該如何共同完成一項任務或挑戰。


  


這種能真實地看著孩子如何與同伴及其他大人互動,而且在團隊中與孩子一起遊戲一起表演,我們就更能瞭解孩子,真正可以做到父母親的多重角色,是個陪伴者、朋友、玩伴(資深兒童)以及帶領者。這幾年來,我們看到大蜂們有相當明顯的改變,有位大蜂就這麼分享著:「起初是因為愛自己的孩子而勉強參加活動,一起探索自然,後來發現原來對自然萬物的愛一直在心中;然後,發現愛別人的孩子似乎也不難;然後,我們又發現愛別的大人似乎也是可以做得到的。」有一位担任高級渡假俱樂部主管的大蜂,他說他起初根本不相信會有這麼一群不為名不為利肯義務帶領別人孩子的義工,以他職場的經驗,覺得「一定有什麼陰謀,一定有什麼動機」,結果他冷眼旁觀了一年,被感動了,也積極投入這種『傻瓜』的行列。



 


   付出的愛與得到的愛


 


現在的父母辛苦奔波賺錢,無非是希望給孩子更好的照顧與成長,但是物質的豐盛或一個又一個安親班才藝班的填鴨,會是孩子美好的童年回憶以及健康的成長環境嗎?我常覺得,孩子將來最溫暖的回憶以及安心學習的基礎來自於父母的陪伴。荒野炫蜂團提供了最好的機會,而且是在大自然裏共同成長。


 


同時,現在的孩子也沒有『生活上的朋友』,以往街坊鄰居,大哥哥們帶著小弟弟們在街頭巷尾一起遊玩的童年玩伴,這樣的社會結構現在已很難再有。因此,荒野炫蜂團重塑了一個孩子得以認識不同年齡孩子的場域,共同成長,而且有『領導以及被領導』的機會,學習如何與人相處,與人互動的珍貴經驗。


 


這些都是我認為是父母所能給予孩子生命中最好的禮物,這珍貴的禮物是我們花再多錢也換取不到的。相信孩子長大了,留下的不只是活動中的美好回憶而已,而是自己與一群人,以及台灣土地間的愛,這股愛,會是陪伴孩子在生命旅途前進重要的力量。


  


 


在炫蜂團與孩子共渡快樂童年─20076月康健雜誌李偉文專欄...兒童教育系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