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山惡水」很難和台東劃上等號,不過,台東卻有一處集醜、幻、奇於一身的世界級地理景觀——利吉惡地形。劍鋒般的神奇地貌,讓人震撼;但是,惡劣的土地,卻又孕育出風味獨特的芭樂,逆境中的甜果讓人感動! 來到台東,除了知本溫泉和東海岸等「好山好水」,還有鮮為人知的海岸山脈惡地形。走出台東火車站,稍為仰頭遠眺,可以清楚看到有如「月世界」(在高雄縣因為地形如月球表面而得名)景觀的不毛山壁,這就是利吉惡地的南端。 




 

利吉惡地和高雄岡山的「月世界」不同,岡山「月世界」的惡地,主要是土壤風化和沖刷形成。利吉惡地則是菲律賓板塊和歐亞板塊撞擊後,地殼的泥巖隆起所致,因此夾雜著深層土壤的「蛇綠巖」,在熾陽照射下,綠光閃閃。 台東市由南往北,沿著中華路過了中華大橋,左轉彎往富源山上,找到了富山國小分校,沿著進入學校的產業道路走到盡頭,即是世界級的地理景觀——惡地的東邊。在雨水的沖刷下,形成面貌猙獰的蝕溝、蝕谷、有些宛如尖銳的刀背,鋒利的指向天際。

 


 

集醜、幻、奇於一身的地貌,相當震撼,感受各有不同。有人驚嘆「大峽谷」,有人推崇「萬劍峰」,有人喜歡這處被遺忘的世界。 惡地的西邊,是利吉村,這個以阿美族居多的部落,經過幾世代的嚐試,終於找到了「生命」的出口,在這塊貧脊的土地,種出來的芭樂,竟然又脆又甜,相當搶手,「惡地」不再是「惡夢」,「惡地芭樂」(Guava)是苦盡甘來,逆境中的甜果。

 

 

台東縣觀光團體,認為惡地一詞象徵「困厄又敗壞」的地方,於是發起「利吉惡地」更名活動,未料遭到了當地人民強大的反彈,「惡地」對他們而言,不再是抬不起頭,而是跨出去的驕傲。 利吉惡地形在板塊運動上具有特殊與重大意義,在國際地質界享有盛名,經常吸引許多國外知名的地質學者慕名前往調查研究,1997年行政院農委會委託台灣大學地理系進行「地景保育景點評鑑及保育技術研究計劃」,利吉惡地被評鑑為國家第一級保護區。

 

 

 

 


 
(朱鸝夫妻)

 

朱鸝(Maroon Oriole;Oriolus traillii) 身長25公分。雄鳥頭至頸部、上胸中央、翼黑色,背至尾羽、胸側、下胸以下皆為鮮朱紅色。雌鳥大致似雄鳥,但胸至腹雜有白色羽毛及黑色縱斑。生在台灣低海拔山區森林,與人類居住的區域距離不太遠,但人們對於朱鸝的生活習性並無深入了解,也因其帶有些許神秘色彩,台灣特有亞種,稀有。為公告之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孵育幼雛通常是由雄鳥負責運送食物和餵食,而雌鳥則在巢邊整理產座或把雛鳥的排泄物送到遠處拋棄。每當風雨來臨,雌鳥會以雙翅遮住幼雛,而雄鳥則再以自己翅膀重疊方式蓋住雌鳥和幼雛,以達到更周全的保護。

 

 

(雄朱鸝)

 

朱鸝的罕見,除了獵捕壓力大的原因外,牠本身的繁殖成功率偏低也是主要因素,朱鸝的棄巢率非常高,一遇到噪音干擾或人類活動的騷擾便會搬家。由某些紀錄片可以看到朱鸝親鳥因受到工程等外在干擾棄巢的情形,也可看到巨嘴鴨吃掉朱鸝幼雛的畫面,這些都可提供保育工作的指南。據估計,全台僅剩下五百至八百隻朱鸝。

 

 

(雄紅山椒鳥及樹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590921 的頭像
dr590921

dr HSU blog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