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河馬教授的網站


水是農業的基本,農業是人類定居、產生文化的開始。人類知道使用水,用水來「灌溉」作物,或自高處築「塘」蓄水,以「渠道」輸水至低處,用「溝」將過剩的積水排走,用「井」去補充缺雨時期的灌溉水等技術。無論在東、西文明歷史的發展上,都是生產必需的水利工法。隨著時代的變遷,這些工法也在進步。例如由傳統的淹水灌溉,改進為溝灌、滴灌、噴灌與地下管路灌溉。傳統的水塘,也加深成「埤池」或是擴大成「水庫」。傳統的渠道,也由較小的「水陂」改成大條的輸水「幹線」,而且連結攔水堰、分水汴、分水門、水槽、虹吸管,到輸水的圳路形成一個完整的供水網脈。傳統的排水溝也配合「暗管」、「暗渠」、「排水門」、「攔潮閘」與「堤防」等形成一個完整的排水系統。傳統的水井,也挖得更深,鑿得更大,改用金屬井管,或以馬達增加抽水揚程與抽水量。


用水科技與古文明--水利工法的變遷,不僅是來自人類知識的增進與生產量需求的增加,也能代表一個地區文化的特性,蘊涵著文化演進的特性,在國外屢見不鮮。例如在古埃及文化裡,由於尼羅河的水位變化不定,所以埃及最早發展出量水位的技術與建造水庫的技術。量水位的記錄是符號式的,埃及的古文字也是如同記錄水位的象形符號。巴比倫文化孕育於美索不達米亞與底格里斯河,這兩條河流源自土耳其山脈的雪水,冰雪溶化的水源水量穩定,所以巴比倫未發展出水庫興建與量水技術,反而發展出高山渡槽與地下暗渠的引水技術。另外雅典地區沒有大河,雅典人是在山上蓄泉為池,以管路送水到城市供為飲水、淋浴與灌溉,所以雅典人發展出當時最佳的管路輸水技術。


台灣原住民的水資源使用--不同於其他的地區,台灣有獨特的地理環境,自古以來就有取水的技術,進而影響其農業發展與人文的變遷。漢人入台灣之前,原住民已有灌溉取水的方法,可惜,這些原住民早期的取水工程大都跡不可考,淹毀於颱風,或是被併入後來漢人開發的工程中。原住民的早期取水工程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主題,否則原住民的文化表現都被漢人或外來觀光客扭曲為只有歌唱、跳舞與飲酒。


目前仍然有跡可尋的原住民取水工程,仍有若干,例如在台東縣知本溪卑南族所築的「射馬干圳」,花蓮阿美族取地下湧泉所建的「三仙河圳」,太魯閣族在立霧溪所築的引水道,苗栗賽夏族在中港河邊所築的「番子口圳」等,可見原住民懂得取水灌溉的重要。在山區的原住民,如泰雅族與排灣族較少使用圳道引水,但也知道在山泉水邊,直接取水灌溉芋頭、玉米、小米、麵包樹等農作,而非完全由狩獵、摘取野菜的方式獲取食物,


荷蘭人時期台灣的水資源管理--荷蘭人在一六二四年前來台灣,是台灣農業發展上的一個轉折。荷蘭是一個注重農業的國家,而且生產的技術優良。荷蘭的土地面積與台灣相似,迄今仍是世界第三大的農業輸出國。當時,荷蘭人前來的人並不多,只有六百名居民與兩千兩百名士兵,而且大都位在台南安平附近,但是對台灣的日後影響重大。首先,荷蘭人引進水稻與栽種技術。一六四一年在佳里、麻豆等地教新港社平埔族人種植,這是台灣最早的「在來米」。荷蘭人用羅馬拼音記錄新港人的語言,為「台灣羅馬字拼音」的來源,在此之前的平埔族與原住民只種菜與「胚稗」。一六四二年,荷蘭人北上攻佔基隆,並且繪製了台灣第一張的地圖。


荷蘭人進入台灣時,台灣約有十七萬名漢人,荷蘭至少與十萬名漢人有土地承租的關係,當時荷蘭是君主制度,荷蘭人在台灣開拓的土地稱為「王田」,漢人以十戶為一單位,稱為「結」,向荷蘭人承租。荷蘭人提供水稻種子與農具。一六四七年,荷蘭人自印度引進水牛120頭,供給承租農民耕種。荷蘭人的量地尺寸為「甲」,1甲的土地面積為9,700平方公尺,至今台灣的土地仍然沿用此制。


除了水稻之外,荷蘭人也引進諸多植物到台灣,如為了增產水果,在官田試種芒果,後又引進釋迦、蕃茄。為了吸引蝴蝶,一六四五年引進蜜源植物「馬櫻丹」。為了產糖,引進甘蔗與製糖技術,並以麻豆為當時蔗糖的輸出港。為了染布,引進靛藍植物。為了糧食,又引進蔬菜,如豌豆(至今仍稱為荷蘭豆)、胡椒、蔥、薄荷、高麗菜、甘藷等;引進木本植物如木棉、銀合歡等;引進旱作作物如麥子、檳榔;與引進草本如含羞草等。許多人知道荷蘭人首先進駐台灣,但是很少人知道是荷蘭人為台灣建立農業的基礎。這些植物的栽種都需要供水。荷蘭人也在台灣建造引水圳路,如在台南仁德的「參苦陂」、關廟鄉的「荷蘭陂」、官田鄉的「三腳陂」。建大型的蓄水池,如在烏山頭的「三角埤」,與為與嘉義平埔族和好所建的「紅毛埤」(後來稱為蘭潭)。並在台南、彰化等地築了八口水井(漢人稱此為紅毛井),可見荷蘭人開發的區域已達彰化,荷蘭人在彰化住過的地方,至今稱為「社頭」(表示尊其為村社的領袖)。


此外荷蘭人也教住在海邊的平埔族,在每年十二月至二月期間出海捕「烏魚」,製造「烏魚仔」,也鼓勵近海漁民墾地養殖「虱目魚」。荷蘭人在台灣三十八年(到一六六二年前),台灣的農耕面積已達11,833甲,其中45%為蔗田,55%為水稻田。相傳台北淡水的「水梘頭」有一荷蘭人前來開墾的農地,我曾經前往勘察,已不見田地的特徵,但仍有一水流豐沛的泉水自地湧出,與一條年代古老的砌石渠道將水輸送到附近農地。我問附近的耆老,何時開始引用此泉水,他們說:「相傳鄭成功來台灣前,就在用了。」


明朝時期台灣的水資源管理--一六六二年鄭成功登陸安平,荷蘭退出台灣。隨著鄭成功前來的有十萬個以上的士兵與部份的家眷。為了安頓這些人,鄭成功實施「屯田制度」,派軍隊到台灣西岸各處墾地、拓荒。鄭成功登陸後不久就病逝,兒子鄭經繼位,他在位十九年,這是台灣農業水利發展的另一轉折-農地開發逐漸分佈西部平原。這期間最有名的有在一六六一年,開發嘉義八掌溪的賴剛直,同年何積善開發八掌溪河口的鹽水港,這帶來嘉義的開發。一六六二年,亦有鄭經的部下開發左營與後勁,一六六三年鄭成功的將領,外號「鐵人」的林鳳,開發曾文溪,其所在地後來稱為「林鳳營」,這是高雄拓荒的開始。


一六六六年,劉國軒前往彰化(當時稱為半線)開發鹿港,並以此作為彰化平原農作出產的輸出港,這使得鹿港成為早期台灣西部的重要港口。他住的地方後來稱為「國姓鄉」。一六六八年,鄭成功另一個部將林圮開發濁水溪的南岸「斗六」,這是雲林開發的起源,後來他又率人進入「竹山」開發濁水溪的上游,所以竹山早期稱為「林圮埔」,這是南投縣開發的起源,這些開發都與水有關。一六八○年,施長齡在「二水」建「八堡圳」,引濁水溪的水進入彰化南部的平原,他開發「田中」、「溪洲」、「永靖」、「大村」、「花壇」(又稱金墩)、「秀水」等地,使彰化成為盛產水稻的地區,這是彰化開發的起源。一六八一年,鄭成功的將領王世傑進入新竹(以前稱為竹塹),他在一六九一年自頭前溪引水灌溉新竹平原一百三十甲土地,故又稱為「百里圳」(後又改名為隆恩圳),這是新竹開發的起源。同年,鄭長與王錫琪北上「唭里岸」,建「七星墩圳」引水灌溉,這是北投、關渡地區開發的起源。更多的土地需要更多的水,以養活更多的人。一六八一年,鄭經病逝,他的兒子鄭克塽繼位,一六八三年投降滿清,台灣進入清朝的版圖。鄭氏家族在台灣統治二十三年,農地增加的以旱田為多,增加到10,919甲,水田增加到7,534甲。這期間自大陸引進的農作品種有花生、烏米、蘆薈等,主要種在開發的土地上。


清朝時期台灣的水資源管理--滿清據台初期,在台灣約留下一萬個士兵,分鎮各處。一六八四年清朝官府下令福建、廣東地區的居民不得移居台灣,但是仍然不斷地有先民前來。如一六八五年,楊志申前來彰化,自大肚溪南岸引水,經「快官」、「柴坑仔」、「彰化」、「員林」等地後出海,這是開發彰化北部的「東西一、二圳」,迄今東西一圳淤積廢棄,東西二圳至今仍存。由於東西二圳穿越彰化市區,所經過圳路上方的道路就稱為「過溝仔」。一六八六年,客家人也進入台灣,開墾高屏溪畔的農田,這是屏東的源起。


一七○九年,陳賴章至艋舺(今稱為萬華)開發,艋舺是平埔族語小船的意思。艋舺位於淡水河畔,南可入大漢溪,東可進新店溪,是台北平原的農產輸出港。後來與南部的安平港、中部的鹿港為當時台灣最熱鬧的三個港口,稱為「一府、二鹿、三艋舺」。一七一四年周鐘瑄開發嘉義的「將軍圳」與「道爺圳」,一七一六年大肚溪南岸的先民勇渡大肚溪,至大甲溪的「石岡」以葫蘆墩圳引水進入豐原(當時稱為葫蘆墩),灌溉台中平原,這是台中的開發源起。一七一九年,吳金興進入苗栗,引中港溪水,鑿山穿道,進入頭份,開始開發苗栗山區。一七二○年至一七四○年間,是台灣動盪的時期,土地的開拓與水利的開發少很多。一七二一年,朱一貴起兵,在南部攻佔台南府城,一七二六年南投竹山發生動亂,一七三一年中部的原住民經常出草。


由於台灣的中、南部常起動亂,北部就逐漸有更多人前往開發,如一七四○年郭錫瑠進入「新店」,進新店溪引水灌溉台北平原,這圳路後來稱為「瑠公圳」,是台北市開發的源起。一七五○年,林成祖在「板橋」開發「大安圳」,以灌溉一千三百公頃的水田,這是當時的大工程。建造圳道,有了供水就有更多人前往租地種植,這也是板橋、永和、中和等地的起源。一七五一年,李祖鼎到淡水引湧自大屯山麓的泉水灌溉,開始了北台灣淡水、三芝、石門、金山等地的開發。一七五五年,謝雅仁到苗栗自龜頭山溪築「貓裡汴圳」引水灌溉,後來貓裡改名為「苗栗」。一七六三年,薛奇龍到「楊梅」,引山泉水灌溉,經「霄裡大圳」灌溉楊梅附近的丘陵地,帶動了桃園與中壢的開發。一七六六年,張必榮到「新莊」築「永安圳」灌溉附近農田,這是新莊的開發。


一七七○至一八○○年,是台灣另一個動亂時期,台灣西部各處有漳州人與泉州人的互鬥,死傷慘重。一七八六年又有林爽文之亂,先民開發的腳步,逐漸伸往台灣東北角。一七九六年,吳沙率眾進入礁溪,一八○五年劉光疵建「大陂水圳」灌溉宜蘭平原。一八二二年宜蘭有林永春之亂,但是無阻先民前進的腳步,一八二八年吳全進入花蓮開墾。戰爭一停,西部也就持續開發。一八二九年陳進成開發「大溪」,一八三八年曹謹自高屏溪九曲塘引水進入「鳳山」,這條圳路稱為「曹公圳」。當台灣東、西部平原逐漸開發,後來的移民就逐漸往山地前進,例如一八三一年,在苗栗「內埔」的「金廣福墾隘」,向原住民地區墾地。後來,清廷擔心過多的內地開墾,造成原住民的戰爭,在一八四六年下令禁止內地拓荒。一八六○年代,清廷的勢力急速衰敗,一八六九年在台兵力只剩7,700名士兵,但是日本對台灣卻垂涎已久。一八七四年日軍登陸牡丹,同年退兵。一八九四年,中國「甲午之戰」兵敗,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將台灣割讓日本。


日據時期台灣的水資源管理--日本在台灣的首件水利工程開發,是在一九○一年興建台東的「卑南大圳」,促進了東台灣的發展,並且使得關山、池上地區成為著名稻米的生產區。同年也將台灣各地私人開發的圳道、水陂,收歸於「公共埤池」統一管理。一九○七年,日本首度採用「鋼筋水泥」改建渠道引水工程,這是台灣水利建造上的一個轉折,鋼筋水泥能夠負荷較大的水流沖刷,而且較為穩固。一九一一年,在花蓮的木瓜溪邊開拓「吉野圳」。一九一六年,在桃園大漢溪建一攔水堰,建「桃園大圳」將水供應桃園全地。一九二○年在八田與一的規劃下,建築了著名的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使台南、嘉義、雲林三地的缺水旱作田,都能獲得供水,種植水稻,使得這片平原成為台灣物產豐富的「嘉南平原」,這也是台灣歷史上開發最大的水利工程。


一九二一年,日本人將台灣的「公共埤池」管理組成「水利組合」(一九四六年改為農田水利會)。一九三一年,日本人又在宜蘭建「金同春圳」為虹吸管水路,灌溉壯圍、員山地區的農地。除了水利建設之外,日本人引進台灣不少的動植物,如珊瑚、油桐、龍柏、布袋蓮(一九○一年引進)、吉野櫻(一九○三年引進)、柳杉(一九○九年引進)、猩猩草(一九一○年引進)、甜柿、昭和草、軟枝黃蟬、美國水蛙(一九一七年引進)、非洲大蝸牛(一九三二年引進),並在陽明山區的竹子湖栽種台灣著名的「蓬萊米」,更確立了台灣的水稻文化。一九四一年日本偷襲珍珠港,爆發太平洋戰爭。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與九日,美國分別在日本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十五日,日本投降,台灣重歸國民政府。


了解台灣的歷史,水資源佔有極重要的地位。如今,若繼續維護台灣的發展,則不僅是在保護台灣,更是台灣歷史的傳承。


全站熱搜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