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靠安平及鹽水溪畔的家淹水50公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sMo7QR38RY    2009-8-9 南二高俯視永康市及鹽水溪



氣象學會原訂八月七號舉行「八七水災五十週年」系列活動,希望透過紀念過去,喚起民眾對於防災的重視。不料,莫拉克颱風來襲,活動雖然被迫延期,但卻同時出現了南台灣罕見的嚴重水患:八八水災!莫拉克降雨頻頻改寫紀錄。包括:單日出現1403毫米的驚人降雨,九個雨量站擠進前十名。兩日累計雨量也打破紀錄。相隔五十年,只能說是巧合。颱風與水患,始終都是台灣人民共同的記憶。



民國四十八年八月七號,台灣地區受到位在日本南方的艾倫颱風影響,將位在東沙島海面的熱帶性低氣壓,因「雙颱效應」的牽引,熱帶低壓進犯台灣,短短三天內,熱帶低壓環流加上剛好引進的西南氣流,中南部地區出現豪雨成災,苗栗到嘉義間,有13個縣市重創,導致六百多人死亡,數千人受傷,中南部溪流幾乎全面氾濫,災情創下空前紀錄,根據統計,當年損失幾乎是一整年國民生產毛額的12%!政府也被迫發佈緊急命令,動員救災,史上稱之為八七水災。回顧八七水災的降水,有紀錄顯示:雲林斗六梅林出現單日降雨一千毫米的紀錄,有16個雨量站超過600毫米。



50年後,氣象學會為了紀念八七水災,籌備了幾個月,要在這一天舉辦系列活動,不料,冥冥中似乎有定數,莫拉克颱風來襲,活動被迫停擺,所有氣象工作人員及學者開始忙莫拉克。結果這個中度颱風,八月六號來犯,七號開始劇烈降雨,八號凌晨登陸,降雨量到達高峰,總計有14個雨量站超過一千毫米,60個雨量站超過600毫米,其中,前三名的雨量站都超過1220毫米,一舉取代高懸10多年,1997年8月29號,花蓮布洛彎在安珀颱風侵襲期間,創下1223毫米的單日降雨紀錄。



五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起因是西南氣流肆虐,八八水災則是非典型,外圍特別厚實的中度颱風加上西南氣流,滯留不動的暴風圈籠罩,帶來降雨。兩次都有西南氣流來搗蛋,兩次也都是地形性降雨惹禍。



莫拉克帶來驚人的降雨,在南高屏以及台東地區都造成嚴重水患,剛好是八七水災當年,沒有進犯的區域。八七水災的50年後,出現了八八水災。兩次水患,的範圍,如果加起來,幾乎涵蓋了大部分的台灣陸地,僅北部,東部地區不在其中。五十年前,氣象預報落伍,靠人工判斷,五十年後的氣象科技,可以透過衛星,氣象飛機,雷達掌握颱風,還有國軍動員救災。五十年人類進步可觀。但是同樣碰上大自然的威力,人類一樣無助。



水庫洩洪加潰堤 台南水患慘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Yv7P4QKzHw  2009-8-9 南二高俯視暴漲的曾文溪


台南縣遭逢比五十年前八七水災更慘的水患,滾滾洪水讓卅一鄉鎮市全成水鄉澤國。直至九日晚,積水雖漸消退,仍有近半鄉鎮泡在水中。加上曾文水庫洩洪、曾文溪堤防潰堤十餘公尺,洪水溢流各地,沿線鄉鎮更成一片汪洋,水淹全縣慘況為歷來最慘烈。



面對南縣遭逢嚴重水患,縣長蘇煥智除向中央喊話,並請各界協助,請民間團體提供橡皮艇、民生物資及災後清理、重建機具。台南縣災害應變中心電話:06-6570119。



洪水來得又急又快,台南縣再添三名冤魂,多是六十八歲至八十七歲的老人,因行動不便或獨居而走避不及,不幸溺斃自宅。



來自嘉義縣布袋新塭的八十二歲老夫妻黃成全、黃蔡不蝶,與兒子前往七股鄉十份村曾文溪出海口整理漁塭,疑遭洪水沖入海中,至今下落不明,警方透過當地養殖戶查證身分,至昨晚仍在聯繫確認中,學甲鎮豐和里也傳一人失蹤搜救中。連同前日在新化遭大水沖走溺斃的老翁陳金昌,莫拉克颱風已在台南縣造成四死四失蹤。



台南縣多處道路拉起封鎖線,橋梁因水位飆高岌岌可危而封橋,國道中山高麻豆、仁德交流道因平面道路積水且淹至匝道口,兩處交流道均封閉,昨晚玉井鄉南一八九線中正橋因不堪大水沖刷應聲而斷。



省道台一線曾文溪橋、新市往永康的鹽水溪豐化橋、七股往台南市台十七線國姓橋、新營往東山新東陸橋九日均封閉,全縣多處道路因積水交通打結。



八日晚間,曾文水庫每秒進水量達七千立方公尺,水庫管理所最初以每秒三九○立方公尺水量洩洪,因水位愈來愈高,九日上午洩洪量高達每秒八千兩百立方公尺。



台南縣卅一鄉鎮市全部泡水,以曾文溪沿岸大內、安定、新市、善化、麻豆、西港、七股最嚴重。大內鄉鄉公所也成水中孤島,低漥地區甚至水淹三層樓高,非常恐怖,救難人員駕橡皮艇救災疲於奔命。



大水沿曾文溪漫流各地,所到之處皆成汪洋,靠近出海口的西港、七股因滿潮海水倒灌,洪水慢慢往上竄,淹水高度從腳踝到一人高不等。



溪南的仁德因二仁溪水暴漲,水淹全鄉,八日深夜奇美實業五名員工遭大水沖走,所幸全被警消救回。一名即將臨盆的孕婦也靠消防人員以橡皮艇外送,送往台南市待產。



台南市安南區也變成孤島,形成舊台江內海,將近二萬戶民宅泡在水中,數萬人受水患之苦。安南區長顏昇棋表示,積水無法消退,海佃路以西、安中路四、五、六段沿線舊部落幾乎都變回昔日的「台江內海」景象。



顏昇棋說,安南區許多舊部落如海尾、土城和公學路學甲寮一帶,淹水甚至都淹到一樓高。



由於安南區水患太嚴重,連台南市長許添財都成為泡水戶,他根本沒時間清理家園,昨天下午立刻到安南區公所聽取災情,並赴各災區巡視水糧發放情形,指示軍警要立刻疏散住戶,待水消退後,再協助清理家園。



由於水患面積太廣,政府來不及救災,引起部分受災戶的不滿,尤其看到別家分到水糧,自己卻沒分到、也沒政府來關心,不禁大罵「難道我們不是人!」面對民眾不滿的情緒,前往救災官員都有被罵的心理準備。



九日下午,雨勢趨緩,各地積水逐漸消退,淹水災民正打算開始清理家園時,下午三時許,曾文溪堤防因禁不住洪水不斷沖刷,在善化鎮與安定鄉間胡厝段舊土堤出現十餘公尺潰堤。洪水從潰堤缺口處往安定鄉漫流,安定鄉全鄉淹水,善化鎮岌岌可危,西港鄉長達八十公尺的曾文溪堤防也有滲流現象。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