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解說員的使命



徐仁修


「荒野是什麼?」原來我們的定義是,未被人類開發干擾的地方,就是「荒野」,但像這樣的地方,屬於台灣本來大自然的原貌,已經很少了,即使在兩、三千公尺的山野,如丹大林道附近,仍然到處可見開發盜伐的痕跡。那麼,我們所要保護的「荒野」在哪裡呢?所以我們重新定義「荒野」是,當一塊地離開人為干擾那一天,開始往荒野的方向演化時,我們就稱它為演化中的荒野,人為干擾不再出現,那一塊荒野就誕生了。


在秀姑巒山與大水窟山的中間,有一塊很有名的鞍部叫秀姑坪,那裡的玉山圓柏橫七豎八,如經慘烈戰事般屍體橫陳,估計那裡的的森林都存活了幾千年,但在數百年前的一場大火,把森林都燒掉了,而從那一刻開始,森林演化又重新來過。原來不可能在森林裡頭出現的玉山杜鵑,開始在這裡發芽生根,但經這些年的演替,我們發現玉山圓柏慢慢又在這裡出。現大自然不是恆久不變的,它無時無刻都在進行演化。如四、五月的合歡山 ,我們可以欣賞到杜鵑花海,杜鵑花海的出現,代表那裡曾經歷森林大火。生長在森林邊緣的杜鵑花,總是疏疏落落的,它們心裡一直期待來一場森林大火,這樣杜鵑花的種子才有機會繁衍下去。


森林的演替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像高山上一塊地崩塌了,台灣赤楊先進駐,然後其他先驅樹種也慢慢進來,一百年後永恆樹種也在這裡成長,這些永恆樹種有些可以長到幾十公尺高,這片森林也許經過幾千年後,碰到聖嬰年,天氣很熱,一場大雷雨,森林又燒掉了,所以大自然的循環是不可泯滅的,一片荒野,當人為干擾在那裡時,它是被人所控制的,它沒辦法演替,可是當人離開以後,它就開始演替了。


在印尼有一個新生地的例子,1886年火山爆發,在海中冒出一個新的火山島,上面什麼都沒有。過了二十五年之後,第一批科學家登陸上去,在那裡他們找到四十幾種植物。不久鳥也來了,各種生物慢慢多了起來,由沒有任何生物開始慢慢演替,到現在,那個島已形成森林。這個森林可能在下一次火山爆發或森林火災中又會重新演替,所以我們現在定義的荒野是「一塊地從人為干擾停止時,它開始邁向荒野演替」,那就是「荒野」。它可能是沼澤、草原、森林或是一條野溪,以不同的型態,不停地在演替。


我們要知道,荒野涵蓋的範圍非常多,這也強調我們的全面性,沒有預設任何主題,我們不是鳥會、蝴蝶協會,也不是螢火蟲會,我們強調的是棲息地的保護,保護了棲息地,也就保護了在那裡生活的所有野生動植物,這是非常重要的概念。所以我們並不贊成復育,復育的代價太高了,又沒有意義。比如說新竹大山背那麼多的螢火蟲,並沒有人花半毛錢去作復育,但我們知道就有人花大筆錢去作螢火蟲復育,放出去一年就沒有了,然後明年又花錢再作復育,這樣就可以永續經營。再比如說消波塊,今年丟下去,明年沉了,後年又可以丟一批下去,永遠永續經營,這是不對的。再看櫻花鉤吻鮭的復育,我們投注的經費,使得每條櫻花鉤吻鮭價值六十萬,梅花鹿復育每隻三百萬,這樣付出的代價太高了。因為棲息地沒有保護,這些復育是沒有意義的。政府現在還把武陵農場 那塊地,供人種菜,所以農藥、雞糞都流到溪裡,沒有森林,水溫升高,投注再多錢對櫻花鉤吻鮭也沒有多大助益。但如果我們在那裡恢復造林,櫻花鉤吻鮭的復育才會有希望。像這種本末倒置的作法,在荒野協會是不會出現的,所以我們一定要瞭解,協會強調保護棲息地,其重要的意義就在這裡。


另外,我們也要去瞭解荒野解說員的重要性,有句話說:「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一句話。大家都知道在食物鏈裡的每一種生物,對大自然或多或少都有貢獻,最有貢獻的是樹木、花、草,它們用葉片製造很多有機養份,許多昆蟲、動物吃樹的葉片,毛毛蟲吃了葉子,長得肥肥胖胖,而毛毛蟲又是畫眉鳥或寄生蜂…..等許多動物的食物,然後蛇、黃鼠狼、鳳頭蒼鷹又捕捉畫眉鳥,這樣一層層上去,最高層的是猛禽老鷹、猛獸老虎等動物,這些高層動物也有敵人,在美國有一種動物叫「獾」,牠專門上樹吃幼鷹,另外寄生蜂也會寄生在這些動物身上,造成牠們的傷害。我們可以設想,如果沒有吃毛毛蟲的動物,則毛毛蟲會把許多樹的葉子吃光,就造成生態上的失衡。所以每一種生物在食物鏈中都有貢獻,都是很重要的。在食物鏈中,唯一沒有貢獻的是人類,人類是食物鏈中每一環節的獵食者,而且沒有節制生育,無止境的貪婪,造成大自然的崩潰,把食物鏈都破壞掉了。如果我們是食物鏈中的一環,應該按照大自然的法則去運行,但事實並非如此,每一個環節的生物,人類都可以抓來吃,即使是最毒的百步蛇,都被我們吃得快要絕種了。最上層的老虎,在台灣照樣被抓來吃。食物鏈中每一層的關係都非常明確,只有人不明確,一下子在某一環節出現,就把食物鏈打斷掉,我們會破壞森林,也會傷害昆蟲,會傷害鳥類,也傷害哺乳類,我們到處獵食,但我們一輩子到現在對大自然貢獻了什麼呢?也許有人認為減少生育算一種貢獻,其實那只是減少破壞而已,或許有人認為天葬,把屍體供給鷹鷲吃,是一種貢獻,但我認為若能棄置荒野或埋在樹下貢獻會更大。然這比許多人死後還要砍掉森林來埋葬,要好得多,我們一定要醒悟,一個有智慧的人,絕對要避免死後還要去破壞大自然。


關於這個問題,有人曾給我很好的答案,那就是獻身荒野保護工作,加入荒野協會的人,就開始貢獻的第一步,這是思想上很重要的一步,沒有這一步地球就沒有救了。荒野保護協會存在的道理,是為了保護大自然,今天大家聚集起來,就是為了替保護大自然盡一份心力,當你認同協會理念,願意為拯救大自然而參與協會事務,這即是貢獻給大自然最積極的作為。這一步有時候很難,雖然錢並不多,但思想上無法認同,就無法付諸行動。而且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我們拯救大自然,並不是為了我們個人,而是為了後代子孫。


大自然是無限想像力的泉源,你的想像力永遠無法超越,你所能想像的東西,在大自然中都存在,尤其你作自然觀察越深入,越會驚嘆,比如說,作蝙蝠的觀察,就瞭解人類會利用聲納,是從蝙蝠得到的靈感,但我們卻仍然無法作到像蝙蝠那麼精確。比如說,螢火蟲會發冷光,人類到現在還無法作出這樣的東西。讓現代小朋友去作一首有關螢火蟲的詩,如果他從沒看過螢火蟲,他是作不出來的。我曾作過這樣的一首詩:「螢火蟲,星星蟲,桃子樹下掛燈籠。」如果沒有與螢火蟲相處的經驗,如何去想像螢火蟲真的像星星蟲一樣到處飛舞的景象呢!但我看過,經歷過,所以牠給我創作詩的想像力。我現在會成為攝影家,其實是在小時候就決定的,當時曾看過一部電影叫「沙漠奇觀」,看到沙漠裡的花,隨著季節的變化展露那麼美麗的風采,那樣的影像,是如此動人。回頭看我小時候的鄉野,還那麼美麗動人,有位鄰居早上醒來,發現客廳裡的泥土地上,土一直冒出來,最後竟跑出一隻穿山甲,所以小時候,我就想要拍電影,把這些動人的景象呈現給大家分享。後來電影拍不成,我就學攝影,成了生態攝影家。這是大自然給我感動的,小時候就決定的,所以我一直希望現代未來的孩子,都能延續小時候大自然帶給我的想像與啟示。


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人有責任,為了經濟奇蹟,為了個人吃得好一點,睡的好一點,結果把大自然都糟蹋掉。我們應該可以作得更好,我們有機會為他們留下更多屬於大自然的東西。我第一個環保觀念,是為未來的孩子們,我們是為將來的人類去保護大自然,所以我們是無私的,這是一種深層的人道主義。我們看到有人病倒路旁,而去救他,那是人道主義;捐款拯救非洲饑民,也是人道主義,但今年救了他們,明年他們生更多的小孩讓你去救,我們有這種能耐嗎?如果我們有一個完整健康的大自然環境,就不會年年需要我們伸出援手。


所以我們現在作的是一個非常長久,而且不是為了特定一群人,是為了所有將來的人類做這件事情,我們已超出短視的人道主義,這是一個無私,而且深層的行為。瞭解這個道理,我們就可以很高興,很有使命感,去作我們的工作,這是作為荒野人應有的基本態度。尤其是解說員,不僅自己在行善,還在影響別人,這種功德是很大的,荒野解說員能有這層體認,才知道自己是在作什麼,荒野解說員的重要性,也在這裡呈現出來。我們在作保護動植物時,也拯救了許多生命,不管是高等的,低等的生物,都是我們關懷保護的對象,這就像金剛經裡提到的無我相,無眾生相,因為我們不是為自己,不是為現代的人,是為將來的眾生,同時使得其他所有生物得到保護。


因為人類對大自然造成很大的破壞,大地本身會有一套應變的辦法。如果你從太空中回望美麗的地球,它是個活生生的生命體;地球內部熱騰騰的血液,我們稱它為岩漿,地殼是肌肉,山脈的隆起是骨架,地表上的植物是毛細孔,河流就像它的血管,它是浩瀚宇宙中,一個小小的生物。人生病時,可能先發燒,這是免疫系統開始發揮作用,白血球攻擊入侵的病毒,或是吃藥消滅病毒,病毒越強,所需的藥量越大。人類得到烏腳病或糖尿病最嚴重時,需要截肢,就像蜥蝪遇到危險,為了逃命,會自斷尾巴一樣,地球生病了,其也會有如人一般地開啟免疫系統,作自救的反應。


地球本來是很健康的,但自從寄生了一種叫「人類」的病毒之後,就開始生病了,這種病毒無限量的繁殖,而且無法控制,這樣的繁殖就造成癌症這類的病症。人類病毒已造成臭氧層破洞,地球為了自救,使用很強的藥劑,那就是愛滋病、薩伊熱、愛波拉病毒、絲熱菌以及台灣的腸病毒,這些病毒原來都是在熱帶雨林的深處,熱帶雨林是地球內部最深處的基因,當它被破壞時,這些病毒就被釋放出來。以前因有大自然緩衝,它們與人類保持著安全距離,當熱帶雨林被破壞之後,人類與這些病毒越來越近,所以從綠猴身上帶來的愛滋病,傳染給人類;接著艾波拉病毒、新型的絲熱菌都不斷地侵蝕人類,這些都是地球自救的一環。而我們有沒有可能消滅它呢?若是沒有正視問題的所在,很有可能你還沒消滅這種病毒之前,新的病毒又出現了。甚至以前你認為沒什麼的病,可能因它的抗藥性、變異性,使得它變得很可怕,沒有藥醫。像這些都是我們破壞地球,破壞森林所導致的,地球為了自救,只好把最猛的的各種方式,都投注在人的身上。


因大自然的毀壞,我們可以利用的資源會越來越少,當糧食、水、石油等都缺乏時,人類可能會爆發大戰。人類大戰是可以把人類這種病毒快速消滅的方式之一,像北極有些島嶼上有一種老鼠,牠們在那裡沒有任何天敵,可以無限制地繁殖,當牠們的數量多的將會威脅到族群的生存時,會有部分的老鼠啟開基因中的本能,紛紛投海自盡,留下那些基因沒有被啟開者,繼續牠們的族群生命。人類戰爭也可能是因人口密度過高,為了維繫人類繼續生存,而啟動基因本能的一種方式,為了拯救大部分人,要犧牲一部分人,這可能是一種善的表現,善惡的分別最主要是智慧,不在行為,而是在於行為的原動力及理想。


我們作自然觀察時,一定要保持冷靜,不要介入。也許看到蛇吃青蛙,覺得青蛙可憐,把蛇趕走,你救了青蛙,可能害了蛇,這種作法是不對的。自然本有一套法則,我們必須尊重,不要介入。有句話說,對一種生物的慈悲,可能是對另一種生物的殘酷。大自然許多生物生命的維持,常常需要另一種生命的結束來繼續,這是我們作自然觀察時,所應學習的一種智慧。


我們很害怕爭奪石油的戰爭,倘若有一天,真得爆發戰爭,不是我們遭殃,而是下一代,作為父母的我們情何以堪,可以預見的事,卻沒有去防止它發生。假設我們預知如此下去,孩子會得到須截肢的疾病時我,們是否曾為了防止它發生而奮鬥過?我們有沒有盡力為他們準備一個乾淨健康的環境?也許我們達不到目標,但我們參與了奮鬥的過程,對得起孩子,我們可以對孩子說,雖然整個環境對不起你,但我已經盡了力,雖然我是螳臂擋車,也只擋了一秒鐘,甚至我可能死得很慘,但我對得起你。


我們非常擔心在地球自救中爭奪資源的戰爭,它的起因可能是資源分配不均,人心又那麼貪婪,每個人都要佔有,這是最大的問題,所以我們要站出來作一點事。


地球要自救的第三個方式可能是氣候的轉變,造成大地的反撲。以這兩年颱風所造成的土石流而言,那還算小事,因為它所造成傷害,只是局部的。我們要知道恐龍曾稱霸地球,最後危害到地球本身的生存,大自然不得不利用氣候的轉變來消滅牠們,而且只消滅恐龍,其他生物依舊能繁衍下來,應用之巧妙超乎我們想像。我們也可能面臨同樣的情形,比如說聖嬰年、反聖嬰年、臭氧層破洞……等都可能造成氣候異常,這是地球自救的一種徵兆。


如果我們不去防止大自然所遭受的破壞,地球自救的這三種方式,顯現得會越來越強烈,隨著時間的推移,會越來越難抵擋,而遭殃的是我們的下一代。荒野保護協會的解說員,就是要去作防止大自然繼續遭受破壞的這件大事,我們出去解說時,一定要像傳教士般,有救人的使命感,要瞭解我們拯救的是看不到的未來的人,拯救的生命是看不到的生命,它們可能是一片草原、一座森林以及生活在裡頭的所有動植物。我們作的不僅是人道主義,而是深層的人道主義,瞭解這層意義,你將會激起使命感,像傳教士、牧師、菩薩一般,苦口婆心去宣揚保護大自然的理念。


做為荒野解說員最大的一個條件,就是奉獻、使命感。回饋給你的,將是你在大自然中可以獲得的。像我拍的照片,寫的文章,沒有一樣是我的,一切都是來自大自然。我們不知經過多少輪迴才來到這裡,我們腦中積存著許許多多的本能,平常所用的尚不及十分之一,但當你無私地奉獻給大自然後,許多累世所積存的智慧本能,都會被啟開釋放出來,荒野解說員的熱誠、使命感、無私的投入將會讓你值回人生。



因為我們是無私熱誠地投入這件有意義的工作,而我們都是義工,所以我們一再思考及經過理監事共同討論後,決定以後解說員帶隊解說,將不再發給講師費,而車馬費則是實報實銷。我們覺得給太多,協會負擔不起,給太少,怕對大家高尚的情操有所貶抑,協會將用另一種型式來回饋給所有勞苦功高的解說員。每一年我們會籌辦解說員研討會及解說員聯誼活動,讓大家有更多機會認識荒野的好朋友,以及大自然朋友,讓我們一起在大自然中學習與成長。

全站熱搜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