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水溪與嘉南大圳大排交會處的河口地帶, 是目前已知目前全台灣唯一可以一次看足台灣十種招潮蟹 (網紋招潮、清白招潮、北方呼喚招潮、台灣招潮、三角招潮、四角招潮、屠氏招潮、粗腿綠眼招潮及糾結清白招潮、窄招潮等10種)及台灣僅存四種紅樹林的地區.




孩子段考完,約了幾個家庭一起聚聚,孩子們聊天時談到考試題目:「台江國家公園是台灣的第八個國家公園嗎?」耳尖的朋友聽到了,忍不住插嘴:「什麼台江國家公園?那來什麼台江國家公園?」 


  的確,有許多朋友不知道台灣成立了第七個及第八個國家公園,第七個是海洋國家公園,包括了幾個離島及東沙環礁公園,第八個是去年10月才成立的台江國家公園,位於台南市台南縣一帶,也就是二、三百年前,台江內海的區域。


  鄭成功在1661年率領將士二萬多人搭乘八百多艘船艦從台南鹿耳門登陸,當時赤崁樓旁就是浩瀚的灣口。今日的我們很難想像,在十七世紀的台南赤崁樓前就是白浪滔滔的海洋,與荷蘭人建造的安平古堡隔著台江內海遙遙相對。


  所謂滄海桑田,到了十九世紀,台南地區已產生許多海埔新生地,同時在連年大雨沖積下,台江內海就淤塞成為陸地,當然除了經地形自然形成的變遷之外,人為的利用也加速環境的改變,比如圍塭、曬鹽、墾田、築壩….等等,從海上到陸上,從漁業、鹽業到工商業,人們在此不斷忙碌著,謀生著,這些年政府陸續將碩果僅存未開發的濕地規劃為保護區,同時將具有當地產業特色的南寮鹽村,轉型為鹽田生態園區,去年將這些區域再加上原先的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整個納入成為台江國家公園。


  這也是台灣唯一以河海交界的濕地生態系作為保育標的與特色的國家公園,而且,台江國家公園的所在地也是開啟四百年來台灣近代史的起點,具有歷史意義,同時這裏也保存了台灣最早的鹽業以及最早的養殖漁業。


  這裏也有國際知名的黑面琵鷺,牠們是台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明星物種,除了牠們是每年會飛到台灣渡冬的世界瀕臨絕種的鳥類外,大約在二十年前,歷經了漫長七年大規模的環保與工業區設置的抗爭活動,才在曾文溪口,也就是台南縣七股濕地與台南市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這一帶,有了「黑面琵鷺保護區」,也因為這七年的警民對峙,國際環保組織伸援,長期佔據媒體版面,最後除了給黑面琵鷺留下一線生機之外,也給全台灣,從政府到企業,官員與民眾,結結實實上了一堂生態保護的課程,甚至現在的蘇煥智縣長也是因為當年抗爭濱南工業區的開發,打開知名度而當選縣長。


其實台江國家公園裏有四個重要濕地,除了黑面琵鷺所在的曾文溪口濕地、四草濕地之外,還有七股鹽田濕地以及鹽水溪口濕地,有許多種類的候鳥,在這裏過境或渡冬。


  只可惜,台灣的濕地,長久以來,一直沒有被台灣人看見。


  我們從小唱的童謠:「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對於多山多溪流的台灣而言,除了是當年生活真實的描述之外,在現代而言,更是居家環境的憧憬。的確,河口濕地與埤塘沼澤是台灣生態的重要特色,可惜在這二、三十年間,因為經濟發展及人口成長的迅速,台灣城市及城市周邊的濕地都逐漸消失了。


  因為,對於勤勞節儉的台灣人來說,濕地很容易被認為是「沒有利用價值的地方」,從早年渡海來台的先人視為瘴癘之地避而遠之,到了經濟掛帥的現代,這些『爛泥巴地』不填掉蓋工廠總是覺得可惜,或者覺得『髒髒的』,把它整理成水泥涼亭然後再鋪上園藝草坪做成公園。


  可是我們卻忘記了濕地生態系物種的豐富僅次於熱帶雨林,濕地雖然僅佔全球面積不到百分之五,卻提供了整個地球生態系統百分之25以上的生產力,而且濕地對於當地的淨化水質,涵養水量和調節洪氾等,發揮了重要的功效,直到最近,民眾才漸漸瞭解濕地對整體生態環境的重要性,因此,荒野保護協會這些年除了致力於保護天然的河口濕地之外,也嚐試協助學校或社區營造人工濕地。


  根據我們的經驗,濕地是推廣民眾自然生態教育最方便,也是有趣與豐富的場域,因為除了各種水生植物外,濕地生態系裏的昆蟲,兩棲及爬蟲類,是最生動的主角了。


透過接近濕地,可以喚起更多人珍惜我們的自然環境,也盼望在台灣成長的每個孩子,都能體會到台灣大自然的美麗與豐富,我們相信這種對生命的感動,會成為孩子成長中心靈的活水源頭。 (My Lohas生活誌專欄 6月號刊載)


 












































全站熱搜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