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高家俊/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系教授】 2009.12.17



台灣號稱是「美麗寶島」,大眾陶醉在「福爾摩沙」的迷思裡,常常失去對險惡環境的認知。其實就水文環境而言,台灣絕對不是美麗的「福爾摩沙」,而是險惡的「浮而磨煞」。 如果政府有反省能力,就該檢討缺乏提供民眾完整資訊的缺失。大多數人不瞭解台灣水文環境的險惡,以為水是天上掉下來垂手可得的東西。很多人不知道,南部的雨量平均九成降在五到十月之間的梅雨和颱風季節,旱季長達六個多月,沒有水庫就沒有穩定的稻穀收成,就沒有自給自足的糧食生產,這就是我們實際的處境。


有多少人知道,興建美濃水庫是民國八十年已核定的政策?美濃水庫容量三億八千萬噸,每日可提供高屏地區一百一十萬噸的用水。美濃水庫不在荖儂溪上,是「離槽水庫」,其最大的優點是,引進水庫的水是可以選擇的,枯水期不引水,以確保下游的生態環境得以維持;暴雨洪水泥沙含量太高時不引水,降低水庫淤沙量,延長水庫壽命。況且美濃水庫將水存在山上,水順著河道自然流到高雄供人取用,是最節省能源的方式。



曾文越域引水計畫在莫拉克颱風後引起諸多討論,其實這個計畫本來就是一個扭曲政策下的產物。民國八十九年政黨輪替,陳總統停止美濃水庫計畫,水利署是在現實環境的壓迫下,才提出曾文越域引水和高屏攔河堰做為替代方案。這個方案一來只能提供高屏地區每日五十萬噸的用水,尚不及美濃水庫功能的一半,並沒有解決高屏地區長期供水問題;二來越域引水須將荖儂溪的水引到曾文水庫,再用水管送到高雄。這樣做不但要花費電力將水加壓傳送,增加二氧化碳排放很不環保;而且幾十公里的水管非常脆弱,這些年已發生多次爆管停水事件,莫拉克颱風後北高雄更得承受十餘天缺水的不便,這些都是原本不需要付出的代價。


十多年前,氣候暖化尚不是重點議題。當時針對美濃水庫的論辯,正反雙方都認為用水安全無虞,是「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育」的拉鋸,是七輕、煉鋼廠與蝴蝶間的爭論。 然而時移變遷,氣候暖化已經粉碎了用水安全無虞的根本假設,論辯主軸已轉變為「生存與安全」,是糧食與蝴蝶間的取捨。當我們面對的是能否生存的課題時,是否需要重新審視美濃水庫呢?





 


 回應「糧食VS蝴蝶福爾摩莎的危機」乙文 by 財團法人台灣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   邱銘源


 


貴報98.12.17刊出成大水利及海洋工程系 高家俊 教授「糧食VS蝴蝶」乙文 ,提醒政府應審度時事,積極推動美濃水庫等相關論點,文中論述將提問之議題過度簡約成驚悚的文字反差,極可能模糊事情的原委與焦點,為釐清議題,且避免錯誤的資訊以訛傳訛,造成「為了保育蝴蝶將犧牲糧食生產」的錯誤印象,茲列舉高 教授乙文本基金會之見解如下:


@ 我們同意就台灣的水文環境而言:台灣的確是險惡的「浮而磨煞」,在全球暖化與環境變遷的當下,如果我們的當務之急,不是學習如何尊重環境與危機相處,而是更大張旗鼓以驚悚的「糧食生產」等同於「生存」的字眼來鼓動水庫興築之必要,恐是倒因為果。


@ 釐清問題,回到水庫興築的目的,真的是為了我們的糧食生產嗎?還是為了更耗能,財富更M型化集中的工業區建設?殊不見每年為了枯水期間的水資源大戰,總是優先犧牲農民,要求休耕,美濃的農地裡種的不是綠油油的秧苗,而是一棟又一棟的豪華農舍,政府為了少數財團的經濟發展,早就放棄了高文所謂的「生存」,現在竟然還要我們放棄賴以立足的環境?


@經濟發展和環境之間的衝突,從來不是無解的拉鋸與爭論,關鍵在於政府是否願意真心誠意的解決老百姓的疾苦,投入時間與資源,放棄選舉的操作,認真的省視問題真正的原因,不論是民生用水亦或農業用水,想想老祖先的智慧,想想我們的浪費;桃園台地的埤塘和灌溉系統,結合生活地景、生產需求與生態環境的文化底蘊與生態厚度,才是我們對原鄉土地的基本尊重,蝴蝶從來都不是問題,老實生存也從來不是危機,問題在於人心不古。

全站熱搜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