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不要忽視油菜




花海歲末冬寒,在花蓮吉安鄉,我被油菜花吸引,蹲坐在一條田埂上。金黃色澤的花卉正飽滿地盛開,蜜蜂、紋白蝶和大群燕子忙碌地飛舞花海上。 蜜蜂採食花蜜,紋白蝶產卵於葉子,燕子則捕捉花海上的蚊蟲。隱密的綠色葉莖間,還有各種不知名的小昆蟲熱鬧地參與,或藏匿其間。眼前,彷彿一座大型百貨公司的年終節慶。 隔個三四百公尺外,那兒也有一塊,出現類似的嘉年華會。而由此再往南,整個花東縱谷,相似的油菜花田會更加密集,連結的面積更為擴大。每年冬末,如此大塊綺麗色澤的花海,在隆冬之際綻放,不僅吸引諸多觀光客的到來,同時也是其他動物匯聚的環境。 但晚近幾年,這個自然景觀明顯地轉變了。為了吸引更多遊客的到訪,不少田地放棄了油菜花的播種,在農委會政策的宣導下,昔時不少稻田和休耕地的油菜花海,改成另一種自然景觀。同一時節,各種粉紅、深紅、紫紅的波斯菊和其他菊科植物的花卉,蔚成另一番豔麗的地貌。有時還花大錢,刻意精緻地造景,猶若城市的人工花園。




初時,以波斯菊花海為主的繽紛多樣,或許帶來諸多好評,但久而久之,遊客看膩了波斯菊的輕盈俏麗,還是懷念油菜花海,單一的沉穩之美,更能展現溫煦的色澤。去年起農委會順從民意,局部的田野繼續保持波斯菊或其他花卉景觀,逐步再擴大油菜花田的面積。 過往的冬天,撒油菜花籽,利用其快速成長,開花結籽,主要是當作下一期稻作的肥料。等農曆年後,稻田翻耕了,油菜枝莖和花葉統統會被翻攪,拌進鬆軟、溼濡的泥土裡。波斯菊雖也有類似作用,但在農民眼中,終究不是最好的綠肥植物。 過去幾年,為了花海景觀,我們更換植栽,考量的目標偏向了觀光旅遊,希望大地更加秀麗,因而改變了單純的耕作機制。嚴格說來,油菜花不盡然是最好的綠肥,但絕對比波斯菊效益佳。在時節和天數上,也最適合現今東部,還有西海岸北緯廿三點五度以北到桃竹苗,冬天時期的休耕田。




這一耕作機制已有近百年傳統,不只台灣,大陸對岸諸多地區,都是以油菜花當作綠肥植物,有時連綿數十公里的稻田都是一片金黃。油菜花當綠肥,應該是農民從植稻經驗摸索出來的栽種方式,最符合水田生態的規律。若從現今自然生態的觀點,油菜花的存在也不只是為了讓來年的稻作豐富,更提供了昆蟲在寒冬棲息的場所。當一片黃花在休耕期出現,意味著人類和其他動物的共存共榮,呈現自然的和諧,不只是考慮人類視覺的享受。這是油菜花海的另一內涵,不是波斯菊所能取代。 波斯花海或許在某一個階段,引發我們對景觀旅遊更多的想像和探索空間,但更應該思索的,或許是油菜花帶來的農耕生息文化,不同地區油菜的食用方法,以及可能帶來的產值。




一如五月油桐花季,發展出細膩的報花時序和生態知識,進而帶來多元的地方藝文產業。油菜花分布之廣,用途之多,更具這一潛能,也更宜發展出綠肥植物的生態意義,而不是愚昧地尋找其他花卉取代。 這時節,有空何妨就走進田裡徜徉,摘採安全無農藥的油菜花葉食用,進而思考這一些有趣的問題吧。 (作者為自然生態作家)

















































































全站熱搜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