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from網路:


自我記事起,每年清明前後,滿眼瀰漫的都是潔白的梨花,瑩瑩的雪兒爬滿枝頭,像朵朵五瓣傘兒,她們親如手足,密不可分,這時空氣裡所散發著甜甜的芬芳。環繞我家是細細的河流,春天的河水漾著綠意,泛著春光,水那邊是成片成片的梨樹行,春日乍暖,鐵色似的樹幹上,秀出淺綠的嫩葉,一片一片不相同,姿態也各有別,沒風時嬌嫩端莊,一早一晚的斜風裡,葉子顫顫地活動著,在天幕的襯托下,看見那淺嫩的葉子細細的脈絡,風來時細搖著,是歡樂自己的新生,新奇著春光的明媚。

盛開的梨花是那樣潔白,清麗,片片花瓣,迎風帶露,玲瓏剔透,風過時翩然婀娜含笑欲語,像一位少婦,丰姿綽約,眼神清亮,但不嫵媚。我生命裡浸透梨花的芬芳,母親說我降生在陽光滿溢的春天,父親清晨出門,看到遍野盛開梨花,煞是美麗,回頭對母親說就叫「麗」吧,「麗」與「梨」諧音,也許冥冥中與梨花有些緣份,二十多個春秋,在梨花盛開的時節,我從未遠離過家鄉。總喜歡梨花的雅致,春日陽光軟軟,懨懨地發睏,我家院子裡有棵梨樹,我則喜歡端坐在梨樹下,一杯接一杯的喝著綠茶醒腦,忽地想起李太白的詩:

兩人對酌梨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我醉欲眠君且去,有情明日抱琴來。

想抱琴的人必懂梨花的心弦,「玉容寂寞淚欄杆,梨花一枝春帶雨。」琴必是一架古琴,鍾子期與俞伯牙相識的那一種古琴,彈《高山流水》的那一種古琴,在這梨花紛落時又是怎樣一種情致。穿梭在千樹萬樹盛開的梨花叢中,總有某種靈動,想起上小學中學時,校園周圍儘是梨樹,我和同伴們沐浴著春光,或遠或近分坐在梨樹上讀書,調皮的夥伴則爬到樹上朗誦課文,人與花相映,一不小心弄得梨花紛落如雨,我則喜歡把凋落的梨花分夾在日記本裡,有時有一種惆悵,凋落的曾悠悠地歡樂過,歡樂也將寂寂地凋落。

然而覺得它們並不悲傷,歡樂時須盡歡樂,年復一年,秋日黃酥酥的大梨綴滿枝頭,咬一口甜汁滿溢,一年一年輪回小梨樹長成大梨樹。我忽然醒悟,往日的悲傷大可不必,放大自己的痛苦,現在看來那麼幼稚,梨樹在完成自己的哲學命題,歡樂地來歡樂地去,天地間的歡樂大致如此,各自完成它們的使命。梨花年年盛開,年年凋落,它沒有停滯沒有老化,每一棵樹每年的花是不一樣的,為的是明年結出更多的碩果,如同人一樣年復一年並不重復,都期望一年比一年過得好。





































三月武陵,當旅人將目光聚集在滿山的艷麗櫻花時,雪白的笑靨花也開始綻放山邊。笑靨花的花朵非常迷你,大約只有1公分大,但是整個枝條密密的披覆滿雪白的花朵時,就好像被白雪覆蓋著一樣,所以又有另一個夢幻的名字「雪柳」。平常的日子裡,你偶爾會感到說不出的浮躁,不能心平氣和。與人爭執的時候,你總是急著強佔口頭上風,即使理直,氣也不柔。 若是心生不平或心有不甘,你往往忍不住要逞一時之快,非要與對方一較高低不可,一點也沉不住氣。 偏偏事後你又總是懊悔。其實一切都是因為恐懼的緣故。習慣自我防衛的你,恐懼著被傷害,或是恐懼著可能的失去,所以你要先發制人。 看過笑靨花嗎?生長在高山崖邊的她雖然身處險境,卻永遠笑臉迎人,她不怕被傷害,也無所謂失去。學學笑靨花吧。擺平你的恐懼,從此心平氣和,理直氣柔,沉得住氣。


台灣笑靨花    Spiraea prunifolia Sieb. & Zucc. var. pseudoprunifolia (Hayata) Li, 台灣特有種, 薔薇科、落葉小灌木, 又名雪柳、黃花繡線菊、假笑靨花, 生長於中海拔的林緣向陽面,岩崖邊或石礫地, 嫩枝、葉、花均密被絹毛, 葉簇生於短側枝之稍端,長橢圓形,全緣或上半部細鋸齒緣, 4-8朵小花形成繖形花序,集簇於極短的側枝上,雌雄同株,白色, 花瓣5枚,近於圓形,萼5裂,裂片三角狀
























全站熱搜

dr59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